皮肤
字号

玫瑰日记

点击:

  1月7日星期六天气:晴
早上起来已经11点,看看身边的男人,怎么都想不起来是谁。昨天ANITA开了个私人PARTY,可能喝高了,也有需要,所以跟他回来。身边的人也醒了,35岁左右,有点肚子但还保持不错。洗澡的时候对昨天晚上的事都记不起来,男人也进来了,他也有点尴尬,大概他也不知道我的名字。也好,相忘于江湖。我让了些位置给那男人,那男人一边洗一边跟我说他叫什么名字在什么地方工作,原来是ANITA的BF的大学师兄,做设计的。我不想跟结了婚的男人有什么牵扯,交易可以,要扯上感情,还是不要了。

瞄了一下男人下面的东西,兴致勃勃,还不错,但是我没心情,想回家喂我的两只小龟,昨天出门后就没给他们喂食了。男人还想在卫生间跟我温存,射进去还是不要了,我给他用口,5分钟后他就一泄千里。穿好衣服要走的时候他问可不可以留个电话给他,他觉得昨晚很棒。很棒?我一点感觉也没有,电话留了,但是跟他说,以后就要收钱了,他楞在那里。是啊,没有感觉的SEX还不如一场交易那么畅快淋漓。

回到家,收拾了一下,补一下装休息一下,3点约了两个姐妹喝下午茶。出去的时候才感觉天气的寒冷,看来那两个一定穿皮毛出来。SUE突然说有事不能来,ANN跟我坐在世贸的咖啡厅靠着窗口晒太阳聊天。ANN刚离婚,她忍受不了老公老是出去花天酒地,想想,现在的男人哪个不是这样,回家的都是没有钱的。
她问我最近怎么样,我还可以怎么样,工作,吃饭,晚上有时找点生意,其他时间就上网看书听音乐做FACEL。女人的生活就这样。ANN开玩笑说有没男人介绍给她,说实话,逢场作戏的一大把,做老公的好象没几个。算了,这些事还是留给她自己想吧。
晚上本来约了地产公司的高层吃饭,临时他有事说不来,言语中多是抱歉,喜欢他敦厚的样子和床上像野兽一样的技巧。也好,昨天喝多了休息也是好事。在逛唱片铺的时候买了一张碟,一个日本的男人,我特别喜欢封套上的他。
晚上好冷,一个人的房间真的有点孤单,本来想约个朋友过来坐坐,喝点茶什么的,但是又怕他留在我的家不走。有时候女人想男人只是想他来暖床,当他是个抱枕什么的。男人却偏偏以为女人想要了。
现在洗完澡,懒懒地坐在床上,听着刚买的唱片——平井坚的十年集。没辜负我对他的宠爱,他的唱片我都有,这么快就十年了。听”轻闭双眼”的时候想起我的第一次,哈哈,这个男人不知道跟他上床是怎么样的感觉。
洗澡的时候电话响过一次,看了看,是那地产老总的,可能他的事完了吧,但是我没有心情了。今天晚上虽然想要人在身边,但还是得一个人睡。今天就写到这吧,希望明天起床的时候是一个大晴天。

1月8日星期天天气:讨厌的阴天
睡得还不错,10点拉开窗帘的时候却发现外面灰蒙蒙的,心情自然也大打折扣。在洗手间用温水洗脸做保养的时候电话响了3次,还有一次短信。

泡了点麦片一边吃一边看SINA的娱乐新闻,好象没什么吸引我的。看了手机,一个是我爸的,一个是公司副总经理的,还有是一个鬼子的,短信也是我爸的,问中午回去吃饭不。随手回了电话,是妈接的,我说12点到。接着回副总的,他说晚上有个晚宴让我陪他去,想了想,还是推了,不想在休息的时候还工作。这个男人公私分明,之前暗示几次,我不为所动后就真正成为公司的好同事。他人不错,妻子女儿都是非常优秀的人,这样的人,不碰也罢,还不如在工作中相处比较舒服。

鬼子的电话比较暧昧,先说好久不见了,然后直接问我下午有空能否到他家去,然后用他已经起来的玩意巧打着电话说它想你了。呵呵,喜欢这鬼子的幽默,也好,答应他下午去他那,不过要他调好鸡尾酒给我。
回家的时候买了一束花,我妈最喜欢的红玫瑰。到家,哥,嫂,外甥都在,几个人在聊天做饭,我就跟小外甥打游戏,现在的小朋友功课不怎么样,玩就最积极。吃饭的时候,爸妈都旁敲侧击关于男朋友的事,唉,还没到30别来烦我。现在自己不是过得很好吗?
下午借了哥的宝来去鬼子家,洛溪堵得真不像话,半个小时才过,真不知道别人早上去上班怎么过。鬼子见到我就来一个法国湿吻。他家哪都是地毯,非常舒适,还开了暖气,让人有回家的感觉。鬼子是德国人,却有十几年的中国经验,在金融公司做负责人。他见到我不停在叫ROSE ,DEAR ROSE。
他在卧室的床上摆了一条羊毛毯子,脱光了衣服在上面感觉很温暖,他的卧室是对着人工湖的,我爬在那里的时候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色。鬼子拿了他调的酒进来,看到我已经准备好,他也开始按耐不住。40多岁的人身体真不错,外国人都有健身的习惯。我开了卧室的音响,放了李斯特的匈牙利狂想曲,小时候学过弹,印象深刻。
鬼子的前戏做得真不错,还用嘴帮我,等我放开了,他才进来,充实感让我不住大叫。他好象很喜欢我这样,每次都在我习惯之后突然改变速度和方向,让我再度迷失。他身上有古龙水味,我不喜欢外国人的体味,但是这种古龙水还可以。

洗澡后都已经5点了,鬼子把钱放在我的皮包下面,跟我说最近的事。其实这鬼子做情人是很不错的,有钱,身体好,热情大方,但想想我们现在是雇佣关系,如果成了LOVER可能感觉又不同。
回到家有点累,人家说做爱要消耗很多的体力,看来平时不用运动的我用做爱就可以保持身体体重了。SUE刚才来电话说不如出去喝点东西,昨天她没来约会可能有点内疚,但我实在有点累就推了她,她问有男人在你那吗,我说今天不舒服想一个人。
一个人在家看看ELLE,听听平井坚也是不错的选择。

1月9日星期一天气:晴

早上开了三个小时的会,无非这个时间是我们的旺季,很多东西都要跟进。空闲时候出去喝了杯咖啡,外面阳光一片,怎么我放假的时候就遇不到这样的天气。
中午约了外资的一个主管谈一个方案,真不明白,两个中国人在星巴克用英文来对话。我找了个用阳光的位置等他,点了牛奶和蛋糕,对方比约定时间晚了3分10秒,真不专业。谈方案无非是印证经济学的基本概念——在有限的资源内得到最大的产出。但我最看不惯是他一句话里起码有三个单词,不就是一只海龟嘛。本小姐奉陪到底,于是两个中国人居然在浪漫的阳光下你来我往,蛋糕吃完的时候中午谈好了。走的时候,那海龟说ROSE晚上有没空不如吃个饭吧庆祝一下?头也不抬,不好意思,这个星期都要开OT,新年之前都没空,新年之后要上英文提高课。那厮居然说问要不要口语练习,我职业地笑笑说不用了。虽然我没留过洋,但是专业8级绝对不是偷工减料的。

回办公室的途中经过友谊,很多大减价,但一楼的减了之后还是很贵,怎么办呢?过年前一定要去香港血拼一次,好久没买东西给自己的。
晚上还是无休止的公关,总经理点名要出席,不能不去,回来换了身红色的套装再去。其实谈生意有个女人会更容易点,起码可以在僵硬的时候可以调节一下气氛。总经理是个50多的男人,我很佩服他的专业,他对我只是欣赏,但据说他在外面已经有二奶了。我很喜欢公私分明的男人,他请我绝对不是因为我的美丽,男人和女人只有懂得互相欣赏才有趣。

吃饭的时候华哥给我电话,问我星期四有没空,他有个大客户过来想让我陪一下,还说了他是我喜欢的类型,又可以赚钱又可以帮忙一举两得。华哥以前帮我不少忙,而且他的眼光也不错,口头答应了他。
其实有人问过我为什么喜欢赚这些钱,因为在她的眼中好象很CHEAP一样。我早已看开了,我寻男人不是为了钱,如果是的话一早就给人包算了,我是喜欢跟不同的男人打交道,或者是有种征服的快感吧。我也不是很清楚,一个星期没男人我要抓狂的。
好了,洗澡睡觉。

1月10日 星期二 天气:阴吧,没注意
回到公司,无休止的讨论定案发配任务签字拍板。上次看凤凰吴小莉说,她哪里是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畜生用。唉,现在哪不是这样的呢?我还觉得外资的女人更像畜生,真正的畜生还有生育的权利,我们,如果一走开生孩子就别想再回本来的位置上。
中午又是那地产老板约他家吃饭,我说只有一个小时,他暧昧地在电话说一个小时可以做很多东西,有些心动。他不象我认识的某些地产人士开口避口都是地价生还是跌。第一次去他家看到他正在看《消失的地平线》我就知道他是一个有品位的男人。

这男人40岁左右,身材还好,下面也不长但是很粗,特别是他深谙摩擦的技巧,很舒服,而且持久力很强。他太太也是很厉害的女人,每个星期都要全国各地视察,反正人家的家事不多过问,这是我的原则。
他在高潮的时候紧紧地抱着我,低声说玫瑰我想操死你,他说完这句我突然高潮了,很久没试过男女同步,很奇妙。但是男人在高潮时的话是不能相信的,我早已知道。
还有这个男人知道我需要钱,同时也有自尊,所以每次给钱的时候都说给我的零用钱或者家用,这使我感到很放松。是啊,人家起码也是个人物,这个体贴出力出钱自己也不能亏待他。握了握他下面的东西,真是粗,出了还挺着,吃了一口,感觉不错,他又想跃跃欲试,看看表还是算了,立刻下床洗澡。
5点半准时下班,明天的活明天再干。约了SUE去做YUGA,高温出汗的感觉真好,这女人最近真是蜜运,女人的直觉一向很准。
SUE是一个外资的主管,我们在大学的时候就是很好朋友,她读小语钟的,她的一切也是自己争取回来的,很佩服她。但是最近她在读MBA的那个学校遇到了一个读计算机的小男生。一个身体壮壮的体育生,我跟SUE无所不谈,包括SEX。SUE说她最近真的容光焕发,好象采阳补阴的功劳,我们在YUGA房哈哈大笑,搞到其他人莫名其妙,有时候就是这样,爽是个人的事,其他人是领会不到的。

回来看了不少天涯男人给我的信。不少很有情色意味,呵呵,有胆就放马过来吧,不过你也要有身体和钱包的素质哦。我已经过了羞愧的那一关,什么漫骂都不怕,人就是这样,自己喜欢坚持就是了。
好了,要做MASK了。

1月11日 星期三 天气:阴
最近几天都睡得不好,今天干脆给电话副总说今天休息,他在那边关切问没什么吧,我说还好,就是那个来了。他在那边笑笑,就知道你事多,明天记得把那个PROJECT交上来,完了就挂了。

放了钢琴练习曲的碟,练了一会柔软体操,吃了些麦片就可以摊开电脑工作。在家工作真的没什么压力,想不出喝杯柚子茶再想;累了随便躺在床上歇会,不像公司里打仗般。
中午华哥给电话我,说他记糊涂了,应该是今天陪那客人。错有错着,反正我今天休息。问了他详细情况,那个他是华哥的死党,35岁已经是某个大型企业的副总。这我没上心,反正当生意来做就是了。问了些其他如衣着等方面的要求就让华哥6点半叫车来接我。末了,华哥欲言又止,我问他什么事,他说今晚就是晚宴,他的死党各方面都非常不错,我的背景除了做生意之外都告诉了那个他。如果合适的话不妨考虑一下那个副总,他也没结婚。

收了线,没什么感觉,有时候感情不是说你想经营就可以经营得了,天时地利人和一样都不能少,至于我,我也很想过些自在的生活,但目前,我还是需要去赚钱,不想了,工作吧。
下午5点开始打扮了,选了套黑色的晚礼服觉得既高贵又可以衬男人的西装。盘发画眉褪毛打底上装,不想让人觉得年纪太小,还是把长头发落下来,照了下镜子还是挺有女人味,突然想起尤物这个词。喜欢但是绝对不是属于我的。
6点半车子开到楼下,我喜欢准时的人。跟司机微微一笑,然后看着为我打开车门的那个人,浓眉薄唇短发看上去比较有男人味。我说我是玫瑰今晚是你的女伴,他看了看我笑了一下好象比较满意我的打扮。除了晚装之外我还有一个小坤包。他大概1米78左右,厚肩,应该比较壮吧,坐在他旁边感觉有点小鸟依人。
他没什么话,我也不敢说什么,想想,都是华哥的话弄的。晚宴在郊外一个别墅开的,是他的行业一个聚会,请了很多社会名流,我的任务就是在他身边作微笑状就可以了。想想不菲的报酬觉得今天的活还是不错的。从他跟其他嘉宾的对话发现这个男人事业心很重,也是,35岁爬到这个位置真的不容易,站在他的侧面发现他的侧面特别吸引,很男人的那种,他的鼻子也不错,很大,不知道下面。。。。。。都是ANN和SUE那些家伙告诉我的。

到我家楼下的时候我才发现晚上我们真的没说几句话,而他也没有暗示今天晚上要去他的宾馆。关上车门之前,他很礼貌地谢谢我陪他一晚,然后说你的笑真好看,可以给我你的电话号码吗。原来这男人也不是瞎子,突然想邀请他上我家喝杯咖啡,但好象太露骨了,还是算了。笑笑,说也谢谢你今天晚上邀请我,学着电视的片段拿出唇笔在他的手背上写了我的手机号码。靠近他写字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体好象很需要他,起码靠着他的时候有酥软的感觉,他不会是我的MR。RIGHT吧。

洗完澡,那个男人发了条短信来说已经到宾馆了,还问我想不想他。
我说怎么不想,想你个头!
他回,上面的头还是下面的头
我在这边笑死了发现平时不露声色的男人怎么都这样贫。
没回,关机准备睡觉,让他想去。

日期:2006-1-12 22:50:00
1月12日 星期四灰霾一片
昨天还跟副总说那个来了想请假,果不然今天那个就来了。

今天还在睡觉的时候,那种隐隐作疼的感觉就来了,人的不好情绪随即便来。总是有那么不适的日子,我跟别人可能有点不同,我的这个期间身体很敏感,特别是下面。早上洗澡的时候,特意看了看镜子,镜子的下方真的好象一朵娇艳欲滴的黑玫瑰。
中午休息的时候,跟下属出去吃些点心,她们吃水果我吃提拉米苏。下属小娜说今天有个帅哥来实习,听说是另外副总的关系过来的。人非常不错,就是看到他下面会湿的那种人。那些女孩子就这样在大谈男人,真好,喜欢无顾忌的爱慕。
一班人吃完饭回去时故意去公司的那边看了看了小娜说的湿润品,果然是精品。短头发,身材健壮,笑起来很学生气,没有大学生那种不屑,见到我们还师姐前师姐后叫起来。算起来,他真的是我正宗师弟,说起他的导师,他突然对我羞涩一笑,模样有趣,当即有下属出来后说这人她要定了,大家哈哈大笑。

想想,那个实习小孩真是帅,如果10年前碰到他真的有心动的感觉。怎么形容呢?他给人的感觉特别像《SEXY AND THE CITY》 里面SAMANTHA 的男友,就是以前CK的代言人,短发版的,健康而又礼貌的运动健将。
过了这个年纪,这种好男人只是我观赏的类型了,想想感觉好象挺悲哀,这或许跟生理痛不安的情绪有关。
昨天陪去宴会的男人中午的时候发了个短信过来,问我今天怎么样,他要开整天的会,还问我星期六有没空陪他去一个地方。
我说今天情绪动荡,这是见你的效果,梦中还落红了。
他明白我的状态,发短信说怪不得昨天见你满脸通红,情欲高涨,还道歉说不好意思没有安慰我的需要。

男人的话总是那么甜蜜,如温水蜜糖抚慰不舒服的身体。
PS。不少网友打听我的来历,其实如钱钟书的话,既然觉得我的文章对你的口味,又何苦追问写它的人呢?
日期:2006-1-16 20:18:00
1月16日星期一天气:晴
这两天都不在这个城市,星期五差不多下班时间,那宴会男人打了电话过来问晚上有空否?在我说可以之后那边笑了笑说那你下来吧,我就在你公司楼下。
下了楼,看他笑意盈盈,一身很休闲的西服,旁边是一辆越野车。上了车,我问去哪?他说这三天咱们去一个没什么人的地方。三天?他肯定地点点头,给了我他的电话说有什么事快交代,我们在山里连信号都没有。我知道这男人什么都能做出,所以立即给家里人以及ANN,SUE她们说要出去出差这个星期不在这个城市等等。什么都没考虑就跟这个男人走,真疯狂。

他一边开车一边给我蛋糕牛奶说你先吃可能要开3,4个小时车,然后再吃饭,你先吃点,累了睡会,然后到了叫你。
我真听话,吃了些东西就倒在一边休息,不知道是不是那个来的原因,所以感觉特别累,合眼就睡过去了,感觉他的车开得很稳,很久没有这放心的感觉。
再次听到他声音的时候差不多到目的地了,四周都是荒山,有点怕,人烟已经非常罕见。但穿过一个小树林之后到了一个小度假村。会员制的会所,但是里面却很大,似乎有山有湖还有骑马的地方,夜色浓重,什么都没看清楚。
在农庄吃饭后我们在靠湖边的小木屋住上了,什么都有,什么都好,就是只有一张床。不知为什么,我的脸在看到床的时候突然红了。感觉他也一样,吃饭的时候知道他的名字,就叫他伟吧,吃饭的时候还看清楚他的眉毛,他笑起来真挺帅,很有男人味道,休闲的时候戴了无边眼镜,凭添一份儒雅。
看了看表,已经十点,电话真没信号,他问想不想出去走走,我说好。他拉着我的手,在湖边的木栈道上走着,没有人,风很清,月亮很大。我问他为什么带我来这里,他没有调侃味道说就是想跟你来这里。坐在湖边,两个人没说什么,人自然靠在他的怀里,风吹过来有点冷,他抱紧我。
回到小屋里,洗澡的时候才知道我什么都没带,还穿着套装,他从车里拿出一个大箱子,看来他什么都早有准备。12点正式睡觉,好奇怪,就是睡在一起我跟他都没有ML的欲望,我正式跟他说我那个来了。在黑暗中他说他知道。我追问你怎么知道,他说他就是知道。
窗外的月光照在床上,四周没什么声音除了我们的呼吸。在家我只是穿UNDERWEAR睡觉连上面都没,现在穿一睡服感觉好怪,他可好说一句我喜欢裸睡就这样上了床。同盖一张被子难免有点碰撞,我已不是小女孩,在他踌躇的时候自己迎了上去,手放在他的胸上,脚靠着他的腿,我喜欢这样的姿势,听到他急促的呼吸声,觉得好碗,然后将手握住他的勃起。不错,一只手都握不过来,而且感觉很沉。

他将我扳过去,我的背靠着他的胸,感觉他的坚挺抵着我。他一只手握住我的柔软,渐渐就有了涨满的感觉。在这个男人怀中很有安全感,有了睡意,他也没进一步动作,只是抱着我,头靠着我的长发,两个人在安静中沉沉睡去。
日期:2006-1-16 23:54:00
看了很多网友的评价和感想,谢谢。
想说,很多东西都不是你们看到的或者听到的那样,真实的生活是要你用心去感受的。
继续未完的日记吧。
我从来没有在小鸟的叫声中醒来,我在他怀里动的时候他也睁开了眼睛,让我怀疑他是不是故意制造这样的效果的。
睡眠充足比一切护肤品都好,吃过早饭才打量这里的山水,很家庭式,而且很自然。好象我们拿了鱼杆没走几步就可以走到湖边了,这个周末没什么人,算上服务的不超过20个人,但是服务很周全,看来这样的会所层次很高。英式服务的最高境界是当你没事的时候服务的人不在你的视线范围,但当你需要他们的时候第一时间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伟真不是个健谈的人,或者在我面前不是吧,但让我总觉得很舒服,自然,真实。他租了条小船,划到湖一侧,熟练地拉线,引勾,垂钓。我们都戴着帽,阳光真是非常好,而湖水虽然不是很清,但是反射着光让人看着舒服,他穿着一件高尔夫的背心,一点都不专心看着我。有时候,生活的随意让话语失去的功效,反正我舒服地晒着太阳,不说话,只是有空看看身边的这个男人,时间在这里为什么过得这么漫长呢?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急促的生活,就在湖边,就在船上守着一个叫伟的人。我想太多,怕因为自己失望太多,好好珍惜把握现在的一刻,那就可以了。

他似乎也在想什么,其实男人在专注的时候最吸引,特别从侧面看去,我好久都没这么发呆看过一个人,或者,也许,可能这个男人会在我的生活中留下一些轨迹。
下午也没去哪,不想骑马不想划船不想登山于是两个人拿了沙滩椅在木屋门口继续晒太阳。他的车里什么都有,吃的喝的,还有书。一个下午我把余华的《兄弟》看完了,不知为什么虽然我没有那个时代的经历但是泪水还是涌出来了。人啊,永远不能决定自己的命运。而他在看英文版的《哈利波特》。是不是成熟的男人其实心里都有脆弱和纯真的一面?


晚上吃饭的时候开始交谈,伟说了很多关于他的故事,我不能说出来,关系到很多利益集团,也有家族的。作为职场女子,我是很不应该听的,因为听少了就少点麻烦,但是也很好奇,年纪不大有这么多的经历他也真不容易。他没有刚认识时的玩世不恭,少了点世故男人的圆滑,跟他来这里其实也是自己认识自己的一个过程吧。
睡觉的时候,我们的姿势还是一样,只不过身上的衣物不同了,大家都根据自己的生活习惯而睡。这里10点后基本就只能呆在屋子里。他在我耳边说着一些俏皮话,突然觉得性真的不重要,他摩擦我的身体或者我握住他的感觉已经超出一切。关灯的时候,他突然用英文对我说,ROSE,有些事我不知道怎么说,怎么表达,很想在你耳边跟你念首诗。然后他就开始念起来,说出第一句时我就强烈抖动起来,忍不住满脸都是泪水,跟着他的语调我也读了出来,他也很激动紧紧抱住我,空气里只剩下我们的声音......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AND NOODING BY THE FIRE,TAKE DOWN THIS BOOK
AND SLOWLY READ,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HOW MANY LOVED YOUR MONMENTS OF GLAD GRACE,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AND BE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MURMUR,A LITTLE SADLY,HOW LOVE FIED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日期:2006-1-18 0:30:00
1月17日 星期二 阴晴不定
到了年底就是事多,中午晚上都陪着客户吃饭。发现大家好象提早过年似的,还有半个月都是吃喝玩乐,觉得这个社会有点畸形了,苟且偷生吧。
在空的时候还是想起两天前跟伟的那些情景。星期天回来的时候感觉很不好,好象回到很现实的世界一样,在我楼下的时候他才说晚上要回上海,想送他他说我太累他已经叫司机了,临行时KISS了一下我的面庞,就像普通恋人一样。不知为什么,无意识地环抱他的腰,头埋在他衬衣里,吸了吸他身上的味道,想咬他的脖子,还是忍住了。没有结果的感情就让它好好地去吧,从他的身体抽出手的时候有点舍不得。

晚上都看着手机打发时间,他来短信说在机场,来短信说在飞机上要关机了,在浦东机场给了我电话说刚才遇气流的时候想的第一个就是我,我在这边无言,好象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了,永远没有交点。他发短信说到家了,洗澡了,在床上了,说想我。于是很傻的做了一件事,把自己在化装台的样子拍到手机里然后发了给他。他回了,小妖精我两个头都大了。轻轻笑了,关了说机,点上香熏上床睡去。

星期一,忙,他也是,到了晚上才匆匆通了一个37秒的电话,他在陪客人吃饭,我也是。
今天,他发了个彩信,好象剪了个头,在办公室里很傻地冲着我笑,我拍了张丝袜诱惑给他,一分钟后他的彩信来了,是他硬硬的一根......身边幸好没人,不然都发现我HC地笑了。
晚上不休止的应酬,到家都快12点了,有点想他。想给他电话,怕他睡了,又怕他身边有人,几次拿起电话又放下,洗澡的时候还故意将手机放在毛巾里,还是没有。
觉得自己很小女人,他于我没什么关系,而且前两天只是一个很虚幻的梦而已。没有了希望就没所谓的失望,但愿自己能把持吧。
今天太累了,连ANN和SUE都没联系,或许她们已经有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我呢?我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吗?
日期:2006-1-19 0:33:00

1月18日星期三阴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突然想起这句话,这阵子工作的原因累了,什么都提不起劲,上班的时候看着电脑好象什么都看不进去。是城市的原因,还是我的原因呢?
从玻璃幕墙看外面,车水马龙,而我穿着套装满脸的笑容又为什么呢?想起《少年维特的烦恼》,其实每个年龄都有自己的困惑,老总想怎么赚钱,董事想怎么节约,秘书想怎么化装,而我,还是想想自己以后的路吧。
思念好象都是不期而来的,静下来的时候想的都是那个男人,有时候,你也说不清楚是一种什么的感觉,想的都是跟他在一起的片段。中午吃饭的时候走过书店,看到两本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他看过的书,一本是朗咸平一本是吴敬链的,爱屋及乌吧,回公司的时候碰到那个壮壮的实习小师弟。他看了看我手上的书,高深莫测地看着我,说回去问过导师了,怪不得导师还记得你,原来你这么与众不同。笑笑,小师弟看来开始崇拜我了,没解释,只是当着同事的面用手捏了他一下发达的肌肉,手感不错。他涨红脸,看来是个处男,这是后来姐妹说的。

回到办公室,开始翻阅其中的一本,没我想象中的那么难读,在我的概念中,经济学家如果好象他们这样写书深入浅出就好了,看的时候好象想找回点什么似的。又觉得这样好傻,跟空气恋爱,通过这样的方式去想一个人,还不如打一个电话给他实际,但是,女人的心思就这样,想一套做一套。我也开始佩服自己。
电话还是没打,他也没打过来,就这样两人的战争开始着、耗着、不知道结局是怎么样。
今天累了,可能写得不是很好,但是都是心里话,其实一个人睡一个床真的寂寞,天冷了,想一个男人,想他的体温,想他的好。
TOMORROW IS A BRAND NEW DAY!
日期:2006-1-19 22:48:00

1月19日星期四 大风吹
开始变冷了,早点回家,喝了些蜂蜜柚子茶,舒服且有甜蜜的味道。
晚上推了几个饭局,原因是军哥来了,顾名思义,他早年是一个军人,转业后在北京开了个公司,具体不清楚做什么,反正哪行赚钱就做哪行,不变的是他的寸板头。
和他相识好几年,他也是我的恩客,我挺喜欢他这类型的男人,像孙红雷一样小眼睛,不帅,干练,很有男人味。很坦白地说,我被他吸引真的是因为他的技巧。我不知道他有过多少个女人,也不想知道,但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每次都能满足,这就够了。
晚上跟他吃饭,差不多一年没见,他老叫我妹子,我只能叫他军哥。其实除了性之外,我们很多方面都挺相近的,虽然他学历不高,但是如果说起五行八卦起来连专家都叫他大哥,是不是做生意的人都这么沉迷卦像之中呢?

吃过饭,很自然就去他住的酒店。我坐在窗台上,他从正面抱着我,把头埋在我的胸前,呼出的酒气还有他男性军人的味道夹杂在一起,突然有了感觉。他的前戏很长,从发尖开始吻到小腿,他说女人的小腿是最性感,而且他吻的时候很专注,我被他的专注而吸引。

等到我们坦诚相见的时候,才发现他的身材保持得很好,记忆所及,25岁后的男人已经没有腹肌了,但他还有整齐的6块,摸上去很硬,他说他现在每天还保持着军人时一天200个俯卧撑的习惯,怪不得。灯调得很淡,他的眼睛开始迷离了。他下面的尺寸可以说是LARGE SIZE,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女人总是有点虚荣的,握在手里还不断跳跃,而且青筋缭绕,毫不犹豫开始品尝。其实男人在床上也可以很性感的,特别是喉咙发出的低声,我特别喜欢这声音。他在我的扶弄下,终于忍不住了,粗鲁将我推在他的下面,然后温柔地进来。我真的不知怎么形容被他痛爱的感觉,他有时轻轻的抽插,有时又猛烈的碰撞,而且不时将我的柔软含在嘴里。我只能抱着他的脖子,抓住他的后背,痛快地叫出来。

他有一样很多男人都很难做到的绝招,就是将人抱起来,然后上下抖动,让他的下面更深的进入体内。我的两脚缠着他的腰,手抱着他的头,嘴里不自觉地跟随他的节奏呻吟着。思维已经不属于自己了,我也没想起一直没打电话的那个男人,好象有一种复仇的快感。那个男人不知疲倦地在索取,他浑身是汗,但是还不肯放过我,一直耗着体力好象打桩一样打进我的身体。那种快感接连着几次高潮不断袭来,意识已经模糊了,只想维持着这样的肉欲。

男人见我给挑逗起来,反而慢了动作,转身倒在床上,让我在上面策骑,他的大腿通过我的臀部控制着节奏,双手抚摩着我胸前的突起,我只能咬着牙,闭上眼睛,去感受,去坚持,去发泄,去迎接......
他喷洒之后我们环抱着,我有了睡意,他说不如晚上就留下来吧,我说不要了明天穿着没换的套装回去会给同事说的。他也没再挽留,走的时候给我一个袋子,说这是哥送给你的新年礼物。TAXI上打开一看,漂亮的羊毛披肩,价值不菲,到家将它放入最里的抽屉里。
听着The Cranberries的唱片,喝着冰酒,现在头有点痛。又想起张爱玲来,无数遍问自己,为什么总是在不正确的时间里碰到那些人呢?
日期:2006-1-22 11:10:00
1月20日星期五雨纷纷欲断魂

真不喜欢这阴冷的天气,昨天还20几度,今天起来就变成了10度,而且还有雨。
今天收到公司的BONUS了,辛苦了一年,好象这个时刻才体现价值,今年部门总体都不错,其实平稳没太多的起伏才是企业所追求的。部门的女孩子们已经在打算挥霍这些来之不易的“阿堵物”了。是啊,我也很渴望金钱,我从来不回避这个问题。
晚上是公司一年一度的联欢会,无非包个五星级酒店的会议厅,然后大家吃喝,然后抽奖,然后舞会。不过今年的搞手比较特别,希望每个人都带礼物去,大小随意,但是一定要写一段自己认为感受最深的话在里面。我没买什么特别礼物,只是从家里出来的时候顺手拿了瓶香水毒药,刚出的,朋友从外国带回来的,说是男女通杀型。女人涂了更显诱惑,男人搽了更有味道。也是,大家辛苦一年,互相赠送点东西也是应该的。

吃饭吃得很舒服,这么多同事很少一起聊天吃饭,而且还是那么轻松,大老板来回祝酒,大家也不推,你来我往。吃自助有个好处就是你可以随时走到外面去,虽然是雨纷纷,但隔着露台的玻璃去看这个城市还是那么的迷人。喝了杯百利甜酒,人觉得开始轻松起来。实习小师弟过来找我聊天,原来新年后他要分到我这部门实习,过来跟我打个招呼。我打趣说不错啊,我们部门有个精壮劳动力了。师弟今天一改平时的运动服,一套黑色西装,晚上开舞会的时候已经给小女生请了很多次跳舞,看来这小孩过几年一定是个万人迷。师弟小心翼翼说师姐我们相认这么久可不可以请你跳个舞?然后不由分说抓住我的手。

真好多年没跳过舞了,给他拥抱的时候仿佛时光倒流,倒流到大学认识他的那个舞会中,那感觉很恍惚,看清楚小师弟英俊的面庞,比我高一个头,俨然有他的感觉,不能将他当师弟看待了,他怎么看也是一个开始成长的男人了。一曲罢,无论他怎么要求,我说累了,拿了杯冰酒坐在舞会的最边上,我今天只是看热闹的,年轻的他们才是主角。

幸好他没跟过来,幸好开始抽奖了,不要以为我很花痴,女人天生对感情特别人家对你有好感是很敏感的。师弟看来很得他们部门的信任,现在连主持人的活都包了,大家的礼物很丰富,有巧克力,有UNDERWEAR,有补品,有书,每个人拿到互换奖品都必须展示一下。到了,我抽到的是一张小野丽莎的CD,卡片上写的是:“希望每天可以陪你入眠!”。我可能喝多了,立刻向下面说谁送的,没人回答,我开玩笑地说如果是男人的话快出来,看怎么跟我入眠法,下面立刻沸腾起来,但还是没人回应。吵吵闹闹就过去了,在职场上,这类有色的玩笑已经是明目张胆了。

舞会还在开着,年轻的男女在跳舞,真的,年轻真好,而我已经决定走了,披上大衣,在没人注意的时候悄悄地走了。回到家,洗好澡,想到那张唱片,调好,BOSANOVA的节奏就开始蔓延开来,不错,再看看卡片的字,苍劲有力,显然是个男人。管它呢,自己多心,喜欢就好。
日期:2006-1-22 22:49:00
1月22日星期日 冷
我是一个很怕冷的女人,下午约了一个客人,是因为他家有一张很温暖的床,让我流连。
中午跟几个网友聊天,然后性致就来了,刚好有个客人来电话说有没时间,我想起了他家的床,于是就答应了。我的生理很奇怪,来完那事之后就很高涨。

男人刚离婚,他一个人住在复式的豪宅,卧室可以看见江面的,他的床是靠近落地窗户,为了我的到来他在床上加了一张皮草,人躺上去一点寒冷的感觉都没有,当然他也细心地开了暖气。
他有点肚子,摸上去的时候很舒服,发现自己很奇怪,有时喜欢强壮的男人,有时又喜欢这样有点肚子的,可能给我成熟可靠的感觉。
他喜欢我吃他的,我们做得很慢,做做停停,他也吃我的,今天我的情绪很高涨,下面都是一片潮湿。这个男人认识好几年了,做爱之外我们都会说一下各自的事。他说想移民想在40岁之前就走,好养老。我说我想找个男人嫁是我今年的愿望。他眉毛一扬,说就跟我吧。我说好啊,床上的调情话大不可以当真,说说而已。
他的那个不大,但是很会调动情绪,有时都觉得好象他伺候我多过我服务他。他压在我身上的时候,看着他的眼睛,然后看他专注地活动着的时候,我的高潮也来了。抓着他的臂膀,腿勾着他的腰,不住呻吟,他看来也很享受,狠狠地抽插着,几分钟后也大叫一声。他有个好习惯,出来之后不急着做其他,只是好好地抚摩我的身体,上上下下。这种男人做情人最好。

一起洗澡的时候,他为了洗干净然后他再洗,我在吹头的时候他突然说,玫瑰,真的好好想想我刚才的话。我说什么啊,他说他真的想跟我移民。刚才是顺口回答,现在我要好好想清楚了,他喜欢的是有个人陪他而已。而我做的只能是陪陪他而已,这么苟且,还不如一个人来得自在。
出门的时候又开始冷了,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街上走,快过年了,大家都在买东西。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站在街头的那一刻,我突然明白《挪威的森林》里最后绝望的那一幕:“我是谁,现在又在哪里呢?”
唉,来年知与谁同?
日期:2006-1-23 22:01:00
1月23日 星期一可以晒太阳

呵呵,有网友叫我今天晒太阳,真的,今天天气特别好,可惜要上班,但是我还是去晒了太阳,还有一段小插曲,说来挺有趣。

这几天都要到各个友好公司拜年,发现现在外资都是有社会主义特色的外资,都很会搞关系。好象今天除了果篮外,还有封大利市。钱是公司的,但是收的都是自己,怪不得大家都喜欢去对方公司拜年,又是一个潜规则。还是说正题吧。
下午见太阳正好,找了个借口出去晒太阳,在COFFEE SHOP里点了杯Long Island ice tea,看的是从小师弟抢过来的卫斯理。奇怪吧,一个女人坐在玻璃窗前晒着太阳看科幻小说,要的是一种最自然最舒服的状态,好久没这么雀跃过。
一个穿得很正式的男人进来了,看来又是什么商务人士HIGH TEA时间。他看了看周围,只有我坐的那桌可以晒太阳,他似乎考虑了一下,然后过来用很蹩脚的普通话跟我说:“小姐,你介意跟一起坐么?”一听他那港台腔就知道他是香港人,我很欣赏他们的职业操守,特别他们说话的斯文和显示出来的修养是让人很舒服的。不知为什么,可能是心情好吧,我突然有恶作剧的想法。也没多想,一句英文冲口而出:“WHAT CAN I DO FOR YOU?”他显然一楞,然后才反应过来,用很标准的英式重复刚才的问题。想了一下,多一个帅哥养养眼也好,就同意了。他打开电脑看资料,我在看书,他觉得我看香港作家而且是科幻作品有点怪吧,想问我可是又忍住了,真有趣。然后我用普通话问他:“你们香港人都很忙吗?你喜欢倪匡吗?”他又一楞,用港式普通话回答说:“恩,非常喜欢,但是请问你怎么知道我是香港人?”逗他:“我会看相的,我看你今天非常忙碌,而且今年姻缘不是很旺,你应该还没结婚。”后一句我加的,他手上没有戒指,香港人很重视这个的。他吃了一惊,点点头,将信将疑地问:“那你看我今年运程怎么样?”我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笑笑:“一切顺其自然吧。”然后低头看我的书了。

五分钟后他终于忍不住了,再度很礼貌地问我能不能帮他看相。我说你要给我八字还有说说你感情的历史,这才能给你些建议。他信了,将八字写在餐巾上给我,又跟我说他的名字还有他的女朋友们。我一边听一边想笑,忍住了,虽然听人隐私不是很好,但是如果给人以希望和安慰算是帮人吧,我是这样说服自己的。
我猜得没错,他是香港人,今年27岁,做电信的来这里开拓业务晚上要参加宴会所以下午在这里休息一下。至于他的私生活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非常丰富,我听的时候还怀疑他是不是在勾引我,反正我是脸红了。而且他不擅长说普通话,所以听起来非常别扭,但看得出他非常用心。
我想了一下对他说,你今年的运程还是非常不错的,财运要看你自己的努力,努力一定是会有回报的,但是不要太在意回报多少。至于感情,希望能专一点,或者今年会碰到心仪的一个,健康嘛,要保持运动,而且不要太纵欲,要节制。我说的时候非常地诚恳,是的,因为我知道自己所说的都是无棱两可的话,但是于人可能会产生微妙的心理变化。

他听了,似乎很高兴,觉得还不错,还留了电话给我,还问我能不能请我喝杯东西。我喜欢这样的男生,在清涩与成熟之间,没有世故圆滑的味道,努力上进,我真的希望他今年好象我所说的一样能好好的。年轻人要需要鼓励,我也需要。
这个下午就跟这样香港人有了美丽的邂逅,虽然没有以后,但是我觉得这就够了,阳光、冰茶、男人、还有好心情,真的,这已经足够了。
日期:2006-1-24 23:15:00
1月24日星期二天气好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是由于伤感。

中午接到好友SUE的电话,无论如何要陪她去一个地方,知道她是个不轻易求人的人,于是推了中午的饭局,12点准时到某个地点等她。
SUE的脸色很不好,手提着一壶汤,说是去医院看人,至于是谁去了就知道。我心里一沉,知道她说的他是我们大学的一个师兄,当年SUE曾经为了他差点自杀。女人一辈子可能会喜欢过很多人,但深爱过的往往就那么一个。
到了深切治疗部,我们都被通知要换衣服,握着她的手进去,希望能给她勇气。床上的那个他我差点认不出来,整个身子瘦弱得不成比例,以前的浓眉大眼经常是我们宿舍女生找男朋友的标准,而此时,他两眼空洞,甚至连我们是谁都认不出来......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74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