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水牛村女人们

点击:
水牛村地处于西南的一座大深山里,地势低洼,四面环山,可谓是山清水秀,气候宜人,四季如春。此地虽美,但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村民们则是浑然不觉,甚至还会抱怨自己为什么会生在这个犄角水牛的鬼山村里?
因为这里村落偏远,交通不便,所以能走出水牛村的村民并不多。
一直来,这里的村民们都过着女耕男猎的生活。基本上,生活还是无忧的。
……

王水生16岁那年,曾试图去村长那儿借钱做盘缠,打算走出这水牛村,去大城市里谋生。
但,事实证明,他只是异想天开,因为村长那儿压根就没有钱可借。
也许,如果他父母尚在的话,没准还能想办法拼了老命凑点儿盘缠给他,让他走出这水牛村,去大城市里吃香的喝辣的。
不过命运作弄人,在王水生刚懂得偷看邻家阿婶上茅房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泥石流夺走了他父母的生命。
之后,他则是跟着姑妈长大的。
不幸的是,第二年的那场泥石流也夺走了他姑父的生命。

所以后来,可以说是姑侄俩相依为命。
他姑妈虽然已经年过四十,但天生丰|腴,肤色白嫩,模样好看,面相娇媚,独显风|情,自然是惹得村里的那些单身汉犹如闹春的公狗似的,没事就围着他姑妈转悠着。
起始,他姑妈还算矜持,依旧保持着一个有夫之妇的传统作风,但她的男人毕竟不在了,时间一长,也就难以坚持了。
更何况,这女人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可以想象他姑妈又如何抵挡得住孤夜的寒意?
所以渐渐地,他姑妈也就春|心动摇了,也常常会在孤夜里渴望一个温暖的怀抱……

水牛村地处于西南的一座大深山里,地势低洼,四面环山,可谓是山清水秀,气候宜人,四季如春。此地虽美,但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村民们则是浑然不觉,甚至还会抱怨自己为什么会生在这个犄角水牛的鬼山村里?
因为这里村落偏远,交通不便,所以能走出水牛村的村民并不多。
一直来,这里的村民们都过着女耕男猎的生活。基本上,生活还是无忧的。
……

王水生16岁那年,曾试图去村长那儿借钱做盘缠,打算...........
-----------------------------
如今这王水生已经是18岁的大小伙子了,关于他姑妈的那点儿心思,他自然是看得出来,只是彼此都没有挑明了说而已。
所以在他16岁的时候,他就想走出这水牛村了,一来是想去大城市谋生,二来是给他姑妈一个自由的空间。
只是一直都没有盘缠,所以他也是没辙。
后来,为了给他姑妈一个自由的空间,他白天都会上山狩猎,逢上赶集,则是去集上卖点儿兽皮什么的,同时也想将盘缠给凑足了。

待村里的那些单身汉掌握了王水生的行为时间之后,个别大胆的也就趁着白天趁虚而入,偷偷地溜进他姑妈家,开始是借口借什么东西,后来混熟了,也就是猴急地抱着他姑妈扭身就朝床前而去,噗通一声就给放到了……
反正他姑妈已经是焦渴已久,望水止渴,所以赶上这等好事,自然是迎合而上……
随即,在屋外的窗户前,便可听见屋里的木床被摇嘎得吱呀吱呀地响,随着这节奏便是他姑妈略带羞涩的嗯啊的闷哼声……
……
这天,王水生嗅着一路的草木腥味,背着猎丨枪丨沿着崎岖的、长满杂草的山道走至村里的老虎山山脚下时,忽然一摸腰,这发现自己今日个忘记带水壶了,于是他止步怔了怔,挠了挠后脑勺,最终还是决定转身了,打算下山,跑回去拿一趟水壶。
毕竟这是六月天,天气热,要是上山打猎没有水喝的话,那可真是要了命了。

就在王水生转过身,沿着山谷往回走了一小段距离后,他望着前方,忽地意外地一怔,慌是止步了,像是生怕惊飞前方的一只山鸡似的……
随后,他忙是反手把住背后的猎丨枪丨,小心翼翼地半蹲下,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右前方看……
瞧着他这紧张的样子,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才恍然得知,原来他是发现了春光无限……
此刻,只见右前方有一位约莫30来岁的村妇,身着花格衣衫,蹲在前方的一颗野山茶树树荫下,隐约可听见呲呲的水声来,像是在方便……
偷偷地、怔怔地目睹着这一幕,不觉地,王水生整个人都呆了、傻了、木了、头皮麻麻的……

此刻,他无心去打量那村妇的模样,只顾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她那儿看……
不过这也不是他初次目睹那物了,早在他9岁的时候,就有一次偷看邻家阿婶的经历了。
要命的是,每次只能偷偷地瞄上几眼,却又不敢触及,更别谈深究了。
树荫底下的那个村妇完事后,随手拽过了一片树叶来……
眼瞧着就要完事了,王水生这才愣过神来,暗自怔了怔,这才感觉到自己的那个地方撑起了一顶帐篷来,难受至极……

忽地,那个村妇麻利站起身来,顺势就扯上了裤头,顺眼往前看了一眼,忽见前方的草丛中貌似蹲着个人,吓得她慌是往后退了一小步,随即那脸颊就羞得通红,恼道:“哪个?!!”
见目标被发现了,这王水生也只好顶着铮铮作响的头皮,囧态地直起腰板来,慌是嘿嘿地一乐:“嘿。”
那村妇见是王水生,慌是系好裤带,娇羞地瞪了他一眼:“好呀!你个王水生!居然晓得躲起来偷看婶方便了呀?”
“嘿。”王水生又是囧态地嘿嘿一乐,“我刚下山来,啥也没瞧见。”
“哄鬼还差不多!”那村妇白了王水生一眼,“再不老实,信不信老娘将你的那两个狗眼珠子给抠出来呀?”

“可是我真的啥也没有瞧见嘛。”王水生故作无辜地狡辩道,然后又是嘿嘿一笑,随即转移了话题,“对了,秀娥婶呀,你今日个怎么上山里来了呀?”
“没瞧见篮子呀?老娘今日个来这山里打猪草撒。”说着,秀娥婶仍是生着闷气地白了王水生一眼。
王水生听着,又是嘿嘿地一乐,然后应了一声:“哦。”
然后,他也就打算下山了,迈开了步子来,想急着回家去拿一趟水壶。
然而,秀娥婶瞧着王水生要打跟前过,她却是莫名地纠缠上了,上前便是一把拽住了王水生的胳膊:“哼!你个家伙今日个不说清楚就别想走!”

“说清楚什么呀?”王水生一脸迷惑,甚是不解。
“你说呢?”
“我说什么呀?”
“哼!你个家伙还装是吧?老实交代,你刚刚是不是偷看老娘方便了?”

被这么一整,王水生的意识有些蔫蔫乎乎的了,不觉心想,格老子的,既然秀娥婶都骚清成这样了,那老子就成全了她吧?以前村头的毛爷爷不是说过么,有女人不搞,那是大逆不道呀?况且这种他|娘|的事情,以前隔壁的兰花婶不是说过么,萝卜拨出来了坑还在,既然坑没丢,那周叔那个龟儿子的要是追问起来,老子死活都不承认,又能奈何老子……

这么想着,倏然,他两眼瞪圆,朝四周看了看,确定山中无他人后,他便是上前一步,一把就将秀娥婶给扛了起来,直接扛到了肩上,就像是扛着一头猎物似的,扭身就朝路旁的树林深处迈步而去了……
秀娥婶见这王水生还真男人起来了,感觉自己被这个强健的男人这么强有力的扛在肩上,她欢心地嬉笑了两声:“嘻嘻。”
王水生扛着秀娥婶走到深山中一颗古老的参天的大浊树下,便是将她往树下的草地中一放,然后反手就取下了背后的猎丨枪丨,搁到了一旁的草丛中,接着抬手就直接扯开了衣衫的第一粒纽扣……
秀娥婶仰躺在草地中,欢心地仰望着王水生这一系列很男人的动作,她又是欢心不已地乐了乐:“呵呵。现在在我李秀娥的眼里,你王水生就是这水牛村顶天立地的汉子一条!”
李秀娥一边欢心地说着,一边忙是抬手解开了花格衬衣的纽扣……
随后,就只见王水生像个愣头青似的,猴急地朝李秀娥扑了上去……
然而就这时候,不远处出来一阵螅螅的草动声,跟着就有人大声地喊了一嗓子:“堂客!”
吓得王水生浑身一哆嗦,当即就僵持在李秀娥的上方,一动不动的。
李秀娥也是被吓得一个哆嗦,僵持住了,竖耳一听,慌是冲王水生小声道:“快!你起来!我家男人来找我啦!”
王水生趴在李秀娥的上方继续僵持了小一会儿,没辙,也只好缓缓地撑起了身来……
起身后,他没敢站起身来,而是小心翼翼地蹲在了一旁,慌是伸手拿过了他的衣衫来……
待紧张又慌张地着装完毕,恢复原貌,李秀娥很有主意的挪身到王水生身旁,在他耳畔小声道:“你个死家伙慌什么呀?别慌。你先躲在这树后,别吭声,也别弄出动静来,让婶先出去。”

听得李秀娥这么地说,王水生忙是同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又是胆怯地蹲着往树后挪了挪步子,伸手拽过他的猎丨枪丨,忙是双手端起,暗自心想,要是周叔那个狗|日|的真敢闯进来的话,老子就一枪解决他得了,反正这事被传出去也羞死个人哒……
李秀娥见王水生仍是这般紧张,都端起了猎丨枪丨来,她担心她家男人真闯进来,怕闹出人命来,她又忙是冲王水生小声道:“你个家伙别紧张兮兮的好不?婶都说没事了,你怕个啥嘛?快,把猎丨枪丨收起来吧!婶这就出去了!今日这事没成,改天婶再找机会找你!”
说完,李秀娥觉得不能再耽搁时间了,于是她扭身就朝山道的方向轻声地迈步而去了……
当李秀娥从树林中钻出后,到了山道上,正好一眼就望见了她家男人正在朝上坡路走来……
待她家男人走近她跟前,便是疑惑地瞧了瞧她,感觉有什么不对劲似的,于是她家男人扭头朝树林里瞧了瞧,然后扭头冲李秀娥嘿嘿地一笑:“嘿。堂客呀,你在树林里干啥呀?”

李秀娥则是故作娇嗔地白了她家男人一眼:“老娘尿急,上树林里撒泡尿不行呀?你个雷打的今日个这是怎么啦?老娘刚来这山里打猪草,你就追来了,啥究竟事嘛?”
她家男人听着,又是狐疑地打量了她一眼,然后又是扭头朝树林里看了看,完了之后,她家男人才正转头来笑嘿嘿地看着她:“好了,回去了吧,堂客,莫要打猪草了。你家妹妹今日个来看你了。”
“啥?我妹妹来了?”李秀娥欣喜地一怔。
“是呀,所以我就来山里叫你回家了嘛。”
“那走了,回去了。不打猪草了。”这李秀娥的演技真是上佳,竟是没有让她家男人看出一点儿蛛丝马迹来。
王水生躲在原来那颗浊树后,听见他们一起下山的动静后,终于喘了口气:“呼……”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95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