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妖路漫漫吾上下求索 第40节

点击:


    “不试试怎么知道?”魏征继续游说道。

    “这个世上,有些人天生就是忠肝义胆,换句话说就是死心眼,不比有些人,变节和翻书一样,何必做那无用工。”我哼道。

    魏征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老脸一红,道:“既然这样,我也不强求总教头。不过近日长安城恐怕有些风云飘摇,不知道总教头欲抽身而退,还是激流勇进?”

    “树欲静而风不止,我一个小兵,很怕站错边。”我叹道。

    “良禽择木而栖,总教头,其实太子殿下让我来找你的重点并非是策反程咬金等将领,他也知道希望渺茫,不过天策府最近招手了数以万计的新兵,都在你眼皮底下训练,听闻战斗力不错,若能助太子成其大事,日后加官晋爵,何等妙事啊。”魏征听我言语中透露出几丝无奈,游说的更是起劲。

    这个负心汉,脑袋里装的就是功名利禄。

    “也不完全担心这些,更怕的是狡兔死,走狗烹,落个可悲的鸟尽弓藏的下场。”我继续装出一副举棋不定的模样,眉头紧锁。

    “我以我的人格保证,我们太子殿下绝对不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主。”魏征信誓旦旦的说道。

    你还有人格啊,为了一己私欲,讨好所谓的什么侯爷,竟然抛弃青梅竹马的情人,早晚五雷轰顶而死。

    “其实,魏征兄,齐王已经找过我了,我已经答应加入你们的阵营,至于天策府兵,我会召集一帮兄弟,尽力而为,其他不用多说。”我正色道。

    “原来早已是自己人,青云兄怎么早说。”魏征笑道。

    “不过对你我很是好奇,不知道能不能帮我解惑?”我面上闪过一丝狡意。

    “但说无妨。”魏征回答的很干脆,显然心情大好。

    “秦王雄才伟略,大战时不扰百姓一草一木,可谓爱民如子,加上战无不胜,功勋显赫,似乎他更加适合明君的标准,你为何不转投他?以你的才华,同样可以出人头地。”我问道。

    “青云兄,这你就有所不知了,秦王固然用兵如神,但如今天下已定,兵戈少动,已无用武之地。况且越是明君,对贤臣的依赖性就越低,喜欢自己主张一套,我又如何在太平盛世中呼风唤雨,彪炳青史呢?”魏征答道。

    “这似乎是私心作祟,非是以百姓谋福为先。”我冷声道。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魏征面上露出了一丝冷酷的笑容。

    “好个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口中应答着,心中杀意更浓。

    “打扰许久,若无它事,魏征先告辞,回太子府复命去了。”魏征拱手道。

    我自然不会对这个家伙多加挽留,送他到了门外,掩上房门,赶紧回头安慰我的玉儿。

    “玉儿,这种自私自利的家伙,你竟然还为他伤心难过,我真的很生气。”我将萧玉儿搂入怀中,轻声说道。

    “青云,你……知道是他呢?”玉儿惊愕的问道。

    “你夫君绝顶聪明,一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一切了。”我微笑着答道。

    “青云,你别生气,我开始见到他,往事一幕一幕涌上心头,的确有些伤感,所以有些失态,但后来见你似乎没有看出什么端倪,安心不少,对他的感觉竟然也渐渐淡去,直至刚才他离,玉儿感觉这个人已经不复存在,再不能让玉儿的心海掀起哪怕一丝涟漪。”萧玉儿依偎在我怀里,柔声答道。

    “放心,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若还不报,夫君帮你报。”我毫不掩饰面上的杀机,凝视着窗外那个渐渐远去的身影。

    “青云,他此刻已经有权有势,太子对他几乎是惟命是从,日后高祖驾崩,太子登基,他更是会官拜宰相,我们怎么和他斗。虽然玉儿很想出口气,教训他一顿,但青云你的安危更加重要,不许你胡乱冒险。”玉儿紧紧的抱住我,似乎害怕失去我一般。

    我会有什么事,大不了惨死一次,去鬼门关走一趟,再次还阳。

    心中虽杀**越来越浓,我口头上却说:“看在我宝贝玉儿的面子上,暂且放他一马。”

    玉儿见我不提报仇之事,心中无限欢喜,主动献上香舌,让我不禁神魂颠倒,不由分说,在床第之上好好缠绵了一番,虽未赴巫山,却也同样心神激荡,旖旎万分。

    横躺在床上,**上感受着玉儿的细心推拿按摩,心中却在盘算如此在这一场即将到来的惊天动乱中,取得最大的利益,而且必须兼顾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那个口号为‘天诛地灭’的魏征。

    有难度啊,想要在千军万马的冲杀中不死,一定要有护身的宝贝。

    比目山那头白犀牛留下的皮绝对是个宝贝,也不知道大牛他们有没有将那块皮做成皮衣,对了,还有《铁布衫》秘笈,虽然现在修炼有些晚了,但临阵磨枪,不亮也光,除了那些老妖,恐怕也没有几人能够伤到我。

    只是若和老妖同一阵营,那惠岸行者与嫦娥仙子岂非有了灭我的堂皇理由,嫦娥到底厉害到何处看不出来,但惠岸行者那浑铁棒的威力,可是将自己的盟主一棒打成肉泥,不是人力所能抗衡。

    如何是好呢?

    想了半晌也想不出什么对策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期望惠岸行者他们不要趟浑水,这样我就不好浑水摸鱼,捞些好处了。

    至于魏征那个该天杀的家伙,这次不弄死,日后飞黄腾达,成为李世民的宠臣,更加没有机会。

    唯一的机会,恐怕是接近太子建成的同时,出其不意,在兵荒马乱时将魏征给刺杀,不过也不知道这个胆小鬼会不会随太子一起面对那兵凶战危的境况,苦恼啊。

    最让我烦心的还是立场阵营的问题,抛开与程咬金等诸将不浅的交情不说,那李世民恐怕不是那么好被击杀的,虽然三个老妖貌似很恐怖。

    站错边,后果很严重!

第049章 纸条,身在曹营心在汉

    打坐修炼那《铁布衫》口诀整整一个下午,收获不小。

    在口诀的指引下,体内浑厚的内力从丹田处流向体表各个穴道,藏于窍中,三百六十五个正穴连接成面,在内力的烘衬下,形成了一道抗击打击的屏障,且皮肤处宛如有光华流动,皮肤竟也晶莹了许多,让我不由得想将此功法推广给女生,必然可以起到美体洁肤之神奇效果。

    睁开双目,赫然发现玉儿竟然就坐在我身边,看着我的面庞,眼神流露出一丝惊喜。

    “玉儿,我这么丑,怎么还盯着我看?”我有些奇怪。

    “青云,刚才你的脸色竟然泛着乳白色的光芒,显得圣洁无比,所以一时看迷了。”玉儿羞道。

    “我这头大色狼还一脸圣光?给忆罗那个小妮子听到还不笑死。”我摸了摸自己那满是疙瘩的面部,苦笑道。

    “青云,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忆罗?”玉儿似乎鼓足了勇气,突然问道。

    我尴尬无比,哪里想到一直善解人意的玉儿会突然发难,问起了我和忆罗的事。但这也不能怪她,我成日和那个丫头形影不离,是人都会怀疑。

    “她是有那么点喜欢我,不过我还没有考虑要接受她。”虽然这个答案我有些自吹自擂,但某种情况下还是吻合的。

    在忆罗没有彻底忘记那个什么‘七色彩云’之前,我的确不会和她真正的相恋。

    “其实,男人三妻四妾也很平常,只要你不抛弃我就好了。”玉儿楚楚可怜的说道。

    “傻瓜,我怎么可能弃你而去,而且我也不会让你受委屈。在我心中,没有大小之分。”我爱怜的将玉儿拥入怀中,尽情的嗅着她身上那股沁人心脾的幽香。

    “真的?”玉儿显然十分惊喜。

    我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同时感慨万千。

    这个世界的女子,实在将男人视为一切,太过辛苦,不过这样也好,起码享那齐人之福,难度降低了不少。

    看着玉儿那红润小巧的朱唇,我正准备香吻一口,万恶的敲门声突然响起,大煞风景。

    “老大,你的牛皮衣做好了,看看合身不合身。”张大牛的声音传来。

    我将门打开,叹道:“大牛,你每次来的可真是时候。”

    “老大,你……太淫荡了,大白天也做那个事,真是让我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大牛叹道。

    “什么叫做那个事,真是胡说八道,把皮衣给我。”我哼道。

    大牛赶紧将牛皮衣递给我,转身就准备逃之夭夭,却被我拉住。

    “跑什么,我还有事找你。”我在大牛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记。

    “轻点拍,老大,我根骨可不是先天五十,经不起折腾。况且我不走,岂不是坏了老大和嫂子的闺房之趣。”大牛谄笑道。

    “不和你胡闹了,我有点要事和你谈谈。”我将大牛拉出了门。

    “什么事,这么神秘。”大牛被我拉到天策府后院花园的一个角落里,面色有些惊恐。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22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