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妖路漫漫吾上下求索 第85节

点击:


    随后,在我的怂恿下,大牛放出了他的战宠,一只黑猩猩妖怪。

    却见这头黑猩猩畏手畏脚的靠近法阵,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仿佛大牛欠了他一屁股债一般,不时回头瞅瞅他的主人,‘嗯嗯啊啊’的叫唤两声,前进的步伐犹如蜗牛爬行,缓慢无比。

    在主人大牛的威逼利诱之下,大猩猩终于接近法阵,到了距离十米的样子。

    说时迟,那时快,守护在冰葫四周的七个妖魔boss联手出击,恐怖的妖力汇合成一道直径为十米的光柱,冲袭在黑猩猩的身上。

    瞬间黑猩猩血肉皮骨都不复存在,化作了灰烬,就连那很难被瞬间杀死的妖魂妖魄也被这股可怖的妖力绞杀,化为灰灰,不复存在。

    见到这么恐怖的一幕,我们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变,这简直就不时目前我们这个阶段能够抗衡地恐怖能量。如何破解呢?

    让我有些庆幸的是,原本我想让我的长角牛魔去体会一下这法阵的威力,思前想后,还是觉得大不稳妥,所以将难题交给了大牛。

    当然,大牛的表现也够英勇,严厉督战大猩猩上了前线。尽管现在他拉长了脸,但丝毫不影响他先前的光辉形象。

    “旧的不去。新地不来,大牛,节哀顺变。”我上前安慰道。

    “老大,难怪你不去,不就是你的长角牛魔厉害一些,舍不得让他死,我那可怜地黑猩猩。还没有升级,虽然不是妖怪boss,但好歹也和我们人类一样,都属于灵长目,怎么都比普通的妖怪战宠要善解人意一些啊。”大牛愁眉苦脸的说道。

    我哪里想到大牛还有这么一套‘灵长目’的猩猩理论,华丽的溃败,不再安慰他了,感觉这家伙脑袋里装的东西还真是稀奇古怪。有时还真不知道想些什么。

    时间分秒流逝,所有人都一筹莫展,就算是道行最低微法力最弱的人也无法接近法阵中央位置,而且那面目狰狞地七个妖魔狠狠的瞪上一眼,胆子小的都会立马屁股尿流的回来,想要破去这法阵。实在难如登天。

    而我也终于明白了这座法阵的奥妙。

    这妖塔七层,根本没有妖魔,那七个妖魔boss,也只是那冰葫中囚禁的妖魔中的七位。而这冰葫能够自发的形成这一法阵,凭借着本身这一法宝地威力,辅以七名最强妖魔boss的妖力,给予任何胆敢夺取冰葫的妖魔迎头致命一击。所以这法阵,根本就是一座针对妖魔的法阵,对人类无害。

    不过人类若有法力或者内力在身,也无法靠近这一神奇法宝。然而若没有高强的法力和内力修为。人类又如何能够突破六层妖魔的重重围困,杀上这第七层妖塔呢?

    矛盾之中。如何寻求到解决问题地关键?最后我思绪了许久,依旧一无所获,而剩下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我感觉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急不可耐。

    没有内力和灵力,也许就可以轻易进入这法阵,取得冰葫这一法宝,我们中根本没有这号人物。

    终于,我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内力和法力我都有,但我能不能在短时间将其完全透支消耗掉呢?从而一举破去这等迷幻不定的法阵。

    想到这,我疯狂的释放各种法术,全力击出势大力沉的掌击,打在七层妖塔的四壁上,震得整个妖塔都一阵轻微的摇晃。

    但内力消耗的速度还是太慢,必须受到重创才可以。

    见我发疯式的击打墙壁,旁人还可以理解我心里郁闷,担心任务失败,大家被集体抹杀。但随后我要求大牛等人以法术和拳脚打在我自己身上,一些人看我地目光就有些不同了,小声地议论着,认为我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

    我也不想做太多解释,主要是因为我还是有私心。

    这冰葫是何等宝贝,可以囚禁锁住如此厉害的妖魔,且能自发布成抵挡大多数妖魔地迷幻法阵,我自然不能让他落入其他人之手,否则我日后拿什么来保护我的玉儿和忆罗。

    在我的再三坚持要求下,大牛、郭飚、李真即易家三兄弟对我痛下毒手,将我打得皮开肉绽,遍体鳞伤,内力终于因为疗伤而飞速消耗掉,加上同时我还不停得释放法术,半个时辰之后,我体内的灵力和内力终于完全透支,暂时没有丝毫灵力和内力在体内流动。

    我迈着蹒跚的步伐,缓缓走向法阵。果然如我所料,没有出现一举击杀妖魔的七妖聚汇的法术,冰葫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之中,七大妖魔也对我视而不见,我伸手一捞,轻而易举的获得了冰葫。

    “恭喜你,傅青云,你获得了世间稀有的法宝炼妖宝葫,其法宝可以吸入道行比你低的所有妖魔,若不屈服于你,将由你的心意,在二十四个小时内将其炼化,形成天地元气,可凝结成元气丹,妖魔与人类都可以服用,可在一定程度上增长法力值上限与道行。通过灵识与葫内妖魔沟通,更可布下御妖法阵,抵御各种妖魔的入侵,另,炼妖宝葫内囚禁了一名任务关键人物,赵灵儿,你可自行释放。”那个熟悉的天籁之音再度在我耳边想起,让我回味无穷。

    我的灵识一扫炼妖宝葫,果然发现了一个清纯可爱的少女,念头一动,将其释放出来。

    清丽无双的赵灵儿一出炼妖宝葫,就哭着喊道:“我要逍遥哥哥!”

第112章 灵儿,女娲后裔关天命

    整个天空的云气汇聚成形,化作了通天教主施展的天威法术翻天手,拍向整个蜀山后山。

    白眉真人等蜀山高人压根底没有想过要去拦截通天教主这一掌,或者于凌辱蜀山剑派的通天教主决一死战。

    通天教主眼皮之下,俱为蝼蚁,连白眉真人这等飞升的金仙也不外如是。

    云气凝结而成的有形罡气犹如万千刀锋,切豆腐一般的将整个蜀山后山夷为平地,尘土冲天,直上九霄。

    最为诡异的是建在蜀山后山的镇妖塔也在这惊天动地的一掌下化为渣滓,而身出镇妖塔中的我们一众人竟然毫发未伤,被一股浩大的无形巨力托在半空之中,呆呆的看着蜀山后山刹那间崩溃。

    泰山崩于眼前而面不改色,毕竟是极少数人,别说其他人了,就是道行最高的我,在这等夺天地之威的恐怖法术面前不禁有些瑟瑟发抖,这种存在捏死自己这等蝼蚁,太轻而易举了,随便一个巴掌,不知道拍死多少。

    漫天尘土散尽,我才回过神来感慨道:“天地之力,却大巧至微,这通天教主还真不愧为圣人啊。”

    “是啊,这等圣人竟然也搅和进来,似乎也对灵儿姑娘感兴趣,意图染指,太过奇怪了。”郭飚附和道。

    反而我们身后的赵灵儿似乎预料到了什么,一脸圣洁之色,但还是交待了几句。无非是去找她的逍遥哥哥和月如姐姐地事,显然也知道她的命运已经不受她自己控制。

    想一想这冰雪般纯洁的少女赵灵儿,生世还真是可怜,孤儿还算了,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如意郎君,却有另一个女子与其争宠,而自己则总是被绑架。囚禁,难得与情郎一聚。这种命不苦谁苦?不过看赵灵儿的面色,对一切都不在意,将一切都不放在心上,该笑时就笑,该哭时就哭,性情使然,毫无做作。更让人心怜。

    “青云,我们能不能保护灵儿,她真的好可怜。”忆罗凑了上来,眼睛红红,不知道是听了赵灵儿的故事后哭得还是担心灵儿又面临被囚禁的遭遇哭地。

    “是不是有些难度?”玉儿也来了,幽怨的眼神让人心软。

    “不时有些难度,而是根本没有难度,因为我们根本不能左右灵儿地命运。你们自己也看到了,就说白眉真人这种超级高手了,一个就可以让我们灭团。而白眉真人在通天教主的眼中,根本就是一只蝼蚁。当然,算是一只身强力壮的蝼蚁,比我们这等小蚂蚁强太多了。不是我不想管灵儿。而是我们根本无能为力,只能祝她好运。想那通天教主也是圣人,如果要擒灵儿回去,也不会过分为难她的,总比被囚禁在那葫芦中好吧。”我苦笑道。

    忆罗和玉儿也知道我说的是实话,但心中难受,朝远方一看,却见白眉真人等蜀山前辈高手已经逃得没影了,连他们的洞府都不顾了,空中弥漫着一股无比强大的气息。让人喘不过气来。

    这大概就是圣人级稍微放射出来地一丁点气息吧。

    “忆罗姐姐。玉儿姐姐,你们不要为难青云大哥了。这都是我的命,谁让我不是人,是妖。“赵灵儿见两位姐姐郁郁寡欢,赶忙上来安慰。

    “灵儿,你怕不是普通的妖吧,白眉真人抓到你都不敢处死你,只敢囚禁你,而你在炼妖宝葫中也没有被炼化,可见你妖性非同小可。如今更加是连圣人之一的通天教主都惊动了,简直有些不可思议。”我望向赵灵儿,将心中的迷惑一股脑的说出。

    “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妖怪,只是喝多酒就会现出原形,变成蛇的身体。”赵灵儿耷拉着脑袋,显然对自己是妖蛇的现实有些自卑。

    “蛇身?最有名气地蛇妖就是那白素真了,白蛇传中的水漫金山名扬天下,后被锁雷锋塔,遭遇与这赵灵儿也有些类似,诡异啊。”我自言自语的叹道。

    “老大,这通天教主怎么不见了,一掌拍平这蜀山后山之后?”张大牛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么悬浮在空中有些不大安全,宛如活靶子一样,赶紧凑了上来。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22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