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大争之世

点击:
第一卷 漆城风雨

楔子

“卡!今天就拍到这儿,收工了!”导演王子野满意地喊道。

扮死尸的演员们呼啦一下爬起来,顿时作鸟兽般散去。

蒙面女侠手捏着剑诀,又摆了两个造型,这才笑盈盈地站住,扯下了蒙面巾,露出一张妩媚的面孔。

“喂喂喂,把我们放下来啊!”空中有人喊道。

这是一片竹林,一根削尖了的竹子上穿着一具血淋淋的尸体,另外还有一个男人被两根生得极近的竹子夹在中空。这时穿在竹尖上的男子扭着头向下喊,另一个夹在竹子间装死的武士也睁开了眼睛。

剧组的人用绳索小心地把他们顺了下来。

“小席啊,过来过来。”

王导招呼着,那个刺客挺着胸前半截血淋淋的竹尖跑了过来:“王导。”

王导退了一步:“小席啊,让你借的东西怎么样了?”

席斌笑道:“导演,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说歹说,总算让达喀活佛点了头,东西已经借来了。”

王导大喜,重重一拍他的肩膀:“好样的,明天就要拍祭拜完颜阿骨打的戏,有这件古物看着就象那么回事了,安放好了吧?”

“放心吧王导,出不了岔子,我一会再去看看。”

王导满意地说:“好好好,工作态度够严谨,细节决定成败嘛……”

“王~~导~~~”,他正说着,一声娇滴滴的呼唤,扮女侠的女一号笙寒小姐腰肢款款地走过来,说:“王导,今天的镜头NG了六次,累的人家腰酸背痛的,今晚你可要请客啊。”

“哈哈,好好好,我请客,我请客!”王导立刻眉开眼笑:“走吧,卸了妆先冲个澡,一会我带你出去,咱们俩去尝尝正宗的西藏菜。”

笙寒向他抛个媚眼,娉娉婷婷地走开了。

王子野顾不得再跟席斌说话,连忙道:“小席啊,那就麻烦你了,我先走了。”说完追在朱大美人后面匆匆去了。

席斌狠狠剜了一眼笙寒小姐款款扭动的小蛮腰,轻轻叹了口气,羡慕地道:“唉,可惜了一园子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扮新另一名金国刺客的关渔走到他背后,嘿嘿笑道:“谁叫人家是导演呢,漂亮妞儿还不都上赶着被潜规则?你是场记,这可是当导演的捷径,等你混出了头,你也能享受这待遇。”

席斌回头一看,见是好朋友关渔,这才放下心来。

他是场记,属于导演部门,不过场记在导演部门职务最低、待遇最差、工作也最繁重,只不过做场记的确是当导演的捷径,如果做的好,一部电影拍下来,就有资格当副导演。

关渔则是本片的编剧,两人交情很好,如今经济危机,为了节省资金,这两个只出场一次的刺客,导演就让他们俩客串了。

席斌拍拍他的肩膀,笑道:便笑道:“你走路怎么都没动静的?被你吓死了,笙寒小姐有没有向你抛媚眼啊?”

关渔大摇其头,苦着脸叹道:“拉倒吧,现在编剧不吃香啊。”

两人勾肩搭背的往第二摄影棚走,关渔向他吐苦水说:“打小啊,我就看了不少小说,总结出来一条经验:泡妞呢,要有才。从勾引俏寡妇卓文君的司马相如,到勾引崔莺莺的张生,再到近代的徐志摩等,谁不是用才学做敲门砖?

我就是看到了这一点,才学文科的,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呐,等我熬出头了,时代也进步了,作家不叫作家,都叫写手了。小资女青年全他妈绝种了,长得漂亮的都直接奔钱和权去了,如今导演吃香啊,我这做写手的,只能到网上泡泡恐龙过干瘾了。”

席斌听了笑的前仰后合,两人说着已走进第二摄影棚。这是一部以北宋末年为背景的古装武侠片,导演设计了一场由金国萨满巫师主持祭拜完颜阿骨打的戏,为求古色古香,让席斌向附近喇嘛庙借了一架‘大轮回盘’。

大轮回盘是佛门法宝,据说佛祖曾以其超度执迷不悟的弟子,使其刹那之间经历百世千年,生死轮回,终至大彻大悟。这是传说,不必深究,但这东西的确年代久远,席斌怕人给弄坏了,再三嘱咐剧组人员要悬吊稳当了。

两人走进摄影棚,就见那巨大的轮回盘已经稳稳地被三股钢绳悬吊在空中。

席斌笑着说:“就你那也叫有才啊?瞅你写的这剧本,名妓李师师是慈航静斋的传人,金国四太子完颜兀术是阴葵派的高手,这也太扯了吧?”

关渔翻了个白眼,不屑一顾地道:“废话,我倒想写正经点的剧本,写完你投资啊?范伟演的那片里,一个破塑料壳子卖了两百万英磅,那富翁脑袋让驴踢了不成?还有现在正火的一塌糊涂的那部历史大片里,雄才大略的曹阿瞒同志居然因为小乔正在表演茶道而三军不发,可能吗?观众还不是看的津津有味,我算看透了,你下大力气弄点正儿八经的玩意儿,不如逗得观众哈哈一笑的娱乐节目,现在谁还认真推敲情节内容啊?”

一说到怀才不遇,不能引得美女投怀送抱,关大才子唏嘘不已,席斌揽过他的肩膀,淫荡地笑道:“行了,别扯那没用的,剧组的盒饭我都吃腻了,一会咱们也出去吃去怎么样?晚上叫俩小姐放松一下……”

关渔一听精神一振,连忙问道:“你请客?”

“当然。”

“那多叫两个吧。”

“你行吗你?哥们不是吹啊,哥们武行出身,身体倍儿棒,当一夜七次郎没问题,就你那常常俯首码字的身子板儿,那腰力……嘿嘿……嘿嘿……”

关渔也露出一脸淫荡的笑容:“我吧,是没你那么多次,我一宿也就一次,一次也就一宿,哈哈哈……”

两个淫荡的家伙说起女人来眉飞色舞,自吹自擂的不亦乐乎。大概老天爷也看不过去了,就听头顶“嘎嘣”一声,席斌下意识地仰头看去,不由一声惊叫:“我靠!”

只见那架沉重的大轮回盘绷断了一根钢丝,晃悠两下,又是“嘎嘣”两下颤响,重重地砸了下来。

席斌躲闪不及,额头重重地撞在大轮回盘上,顿时满脸鲜血向后便倒。关渔跟在他后面,他往后一倒,把关渔先撞倒在地。好在周围地面还有些东西,大轮回盘没有压实。

席斌满头是血,人事不省,关渔一见魂飞魄散,一边大声呼救,一边拼命撑着微那个大轮回盘,也不知手扳脚踹的触动了什么地方,大轮回盘突然放出一片耀眼的白光,晃得他眉心一阵刺疼。

耀眼的白光充斥了整间摄影棚,等到关渔再睁开眼睛,只见身上的席斌气息已绝,软软地瘫着身子,那道莫名其妙的强光也不见了踪影,不由尖叫起来:“救命啊~~!”

第001章 要离刺庆忌

吴国邗邑,大江之上,天风浩荡。

公子庆忌昂然立于船头,风吹披风猎猎作响,但他眉宇之间却是一片神采飞扬。

他的大军刚刚攻取邗邑,一战功成,势如破竹。此刻正连夜进军,准备给篡权夺位的公子光,如今的吴国大王阖闾以迎头痛击。

庆忌,年方十八,有万夫不当之勇,号称吴国第一勇士。是吴王姬僚之子。公子光(阖闾)为谋王位,由他的门客伍子胥代他招纳了一个刺客专诸,这个史上最有创意的刺客,以鱼腹藏剑刺杀了吴王姬僚。

那时,庆忌正在远方与楚国作战。得到父王被杀、公子光篡位的消息后,顿时全军崩溃,万马皆喑。庆忌自知事不可为,当机立断,立即率领亲信杀出重围,败走卫国。在卫国艾城招兵买马,结连邻邦,誓报杀父之仇。

庆忌之勇冠绝天下,不止闻名于诸侯列国,在吴国内也有极高的威望,有他一日,吴国江山终究不稳。庆忌在卫国磨剑霍霍,吴王阖闾就如同提着脑袋过日子,整天提心吊胆,此刻,他终于杀回来了。

庆忌昂然站在船头,两侧的士兵喊着低沉的号子,整齐合一地划着桨,江水发出“泼拉拉”的声音。

庆忌旁边站着一个不及庆忌腰部高的小矮子,手中拿着一把短戟,右臂的袖筒被风一吹空空荡荡,竟是失了一臂。他指着江面神采飞扬地道:“公子神威,阖闾今晚将彻夜难眠了。此番回到吴国,咱们杀他个痛快淋漓。”

庆忌一手持着酒瓮,举起来狠狠灌了一口,抹抹嘴巴,沉声道:“要离,首恶可诛,却不可大开杀戳之门,一旦功成,要紧的是安定民心。”

独臂小矮子要离唯唯称是,江水中一条河豚受了惊吓,忽然自水面一跃而起,呯然一声又落回江中,溅起一片浪花。要离一矮身纵上船帮,哈哈大笑道:“公子,江鱼飞跃,此乃吉兆啊。”

庆忌淡淡一笑,他可不信那些虚无缥缈的什么吉兆。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什么都要靠自己的双手去争取。吉兆?吉兆能把阖闾赶下王位吗?吉兆能替他庆忌报了杀父之仇吗?

庆忌回首望去,在他后面,数百艘战舰浩浩荡荡,战舰上披甲之士肃然林立,月光下吴钩吴戈寒气森森,橹盾上狰狞的鬼面獠牙呲呲。

庆忌嘴角不禁露出一丝满意的笑意:“吉兆不足为喜,我要报仇复国,靠的是他们,是我一手练就的百战精兵!”

庆忌转身回望时,持戟站在船帮上的要离突然双腿一踹,借着大江上的猎猎风势,猛地扑向庆忌,手中短戟刹那之间已刺穿了他的胸膛。

“啊!”庆忌仰天一声大叫,踉跄跌出两步,酒瓮啪地一声跌碎在甲板上,酒水立即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庆忌霍地转过身来,戟的尖刃从他后背透了出去,贴近甲衣的地方血如泉涌,身旁的将领和士兵们一时都惊得呆住了。

庆忌怒视着要离,突然伸手抓去。要离比侏儒高不了几分,在昂藏八尺的吴国第一好汉庆忌面前哪有还手之力,庆忌猿臂一伸,便把他抓在手中,倒提足踝浸入大江。

“哗”,要离的头从冰冷的江水中拔了出来,他被浸了三次,江水呛得他咳嗽连声,此刻脸色发青,头发蓬乱,矮小的身子狼狈不堪,就象一个小鬼,他却丝毫不惧,反而竭力发出一阵大笑声。

庆忌抖腕一甩,把他扔在船头,慢慢后退两步,一跤跌坐在甲板上,喘息着看着要离。经过这一番动作,他胸口的血渍更浓了。

左右一拥而上,扶住庆忌,惊惶地叫道:“公子!”

庆忌豁然大笑:“天下间竟有如此勇士,竟敢来刺杀本公子。我万万没有想到姬光会派你这样一个残废来做刺客!”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49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