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大争之世 第159节

点击:


庆忌点点头:“嗯,未知子暇从雍疽那儿探得些甚么消息?”

弥子暇道:“现在君夫人和公孟絷大夫斗得厉害呢。昨日君夫人借贪墨事,惩罚了亲近公孟絷大夫的吕大夫和寺人绍。又差司寇齐豹大人审理此案,荐举邓贤、北宫喜两位大夫查抄这两个犯案大夫的贿墨财产,今日秋狩,邓大夫以老病为由辞职,褚师圃大夫便举荐了公子朝代邓贤大夫之职。

可是下午一回来,公孟絷大夫便说有人举报司寇齐豹和北宫喜大夫在其封邑内擅辟私田,逃避税赋,罢免了他们的职务,还说要收回他们的封邑,如今勒令他们在府听候处置呢。对吕大夫和寺人绍贪墨的事,他无法搪塞,便坚持要彻查到底,追究所有犯案人员责任,弄得现在人心惶惶,原本投靠君夫人的官员们转而又到他门庭下送礼投效。”

说到这儿,弥子暇笑道:“听说君夫人在宫中听说了消息,气得脸色铁青,去见卫侯争辩,走的过急,还险险被裙裾一跤绊倒。这一番较量,昨日里看,是君夫人占了上风,但是今日公孟絷大夫就还以颜色,两边各倒了两员大将,说起来,还是君夫人的损失大些。”

“哦?”庆忌眼珠转了转,又问:“君夫人只是大怒,没有什么行动么?”

弥子暇道:“这个却难,君夫人来我卫国时日尚浅,朝野中虽有些执臣听从她的号令,但是根基远不及公孟絷。公孟絷原来忌惮她是君夫人,卫侯对她又是言听计从,所以对她多有忍让,可是如此君夫人已惹恼了他,他还哪管南子夫人是不是当今的卫夫人呢。”

说到这儿,他蹙起两道女人似的弯弯秀眉,轻轻叹了口气:“我进宫时,卫侯正为了君夫人和公孟絷大夫之争烦恼呢,一个是他夫人,一个是他兄长,夫人自然不会害他,兄长也是忠心耿耿,二人争权,只苦了卫侯夹在中间无法做人。”

庆忌听到这里深深蹙起了眉头,弥子暇看他一眼,亲热地道:“公子,遵你嘱咐,弥暇可没敢说你来了帝丘,不过君夫人限制你招兵的事,我已替你探过卫侯口风了。”

庆忌神色一动,连忙追问:“卫侯怎么说?”

弥子暇喜孜孜地道:“卫侯说,他知道这件事,君夫人这样安排,也是为了卫国打算。不过在他心中,是不相信胸襟坦荡的庆忌公子是会拥兵自重,危及卫国安危的。他对你救了我很是感激,还说,日后自当劝说夫人放弃主张。只是如今正是秋收农忙季节,再加上公孟絷与君夫人有些不和,君夫人正在生气忧怀的时候,这时他也不便要求君夫人放弃原来主张,待日后他自会好好劝说夫人。公子,你看,卫侯是站在你这一边呢。”

庆忌一听心中便凉了半截,这种搪塞话也只有弥子暇这种不通世务的少年才会信心为真,就算卫侯此言当真,等他出面干预时,也不知到了猴年马月,那时姬光的孙子怕是都要生出来了,还复什么国?

庆忌苦笑一声道:“多谢子暇美意,只是……唉!时不我待啊,等的时日久了,我怕要错过反攻吴国的最佳时机。”

“这样啊……”,弥子暇咬了咬花瓣似的诱人红唇,蹙起秀气的眉毛认真地想了想,说道:“既然这样,公子不如去拜见公孟絷大夫啊。”

“哦……子暇的意思是?”

“你想啊,限制你招兵的是君夫人,她公然下的命令,又岂会再收回去折自己威风?她既然针对你,对你又哪有善意?再说,如今看来,君夫人虽然厉害,终究比不得公孟絷大夫。孟絷大夫既想打击君夫人,当然要想办法一一驳回她的主张,让她安份在待在后宫之中。你去请他帮忙,我想他十有八九会答应的。”

庆忌微微想了想,轻轻摇了摇头,站起身来在房中慢慢踱了一阵,仰起脸来望着房梁发怔。公孟絷虽然与卫夫人争权,但是这毕竟是卫国内部之争,公孟絷的权力来自卫侯,依附卫侯而存在,他现在完全没有取而代之、力压其上的野心,扶助自己对他目前的处境来说并无任何帮助,他本已稳稳占据上风,何必多此一举帮助自己,卫人无利不行啊。

而卫夫人……,如今看来,她根基尚浅,自保尚嫌不足,这种时候,就算她肯改变主意,也不会节外生枝,帮他这外人的忙的。唉!本以为了了鲁国之事,可以抓紧时间壮大实力备战复国,怎知道卫国公卿也在争权夺利,自己偏受波及,莫不成自己反因卫人内争坏了大事?

庆忌徐徐踱步,反复思量良久,忽然顿住步子道:“子暇,你能随意出入宫闱,又受卫侯信任,可以打听到许多消息,我想拜托你继续打探卫夫人和公孟絷双方的行动再做行止,不知子暇可肯……”

“这个公子不必吩咐我也会做的”,弥子暇打断他,笑吟吟地道。

“多谢子暇,庆忌的大事就拜托你了,若是庆忌能复国成功,无论何时子暇愿来,都有大夫之位,采邑之地恭候大驾。只是眼下……”庆忌苦笑道:“庆忌却不得不暂寄于子暇府上了。”

弥子暇被他的客气和许诺弄得涨红了脸,他本是靠身体侍奉才谋得大夫之职,彼时好男风的贵族名流比比皆是,虽未听说吴国庆忌也好男风,但是庆忌那番封官许愿的话,却不由他不想到自身,思及庆忌或许也爱恋他的容颜,弥子暇一张脸蛋顿时成了块大红布。被卫侯狎戏这么久,对后庭之乐他已渐渐尝到滋味,若要他选,庆忌如此英俊年青、体魄强健的男子自然比卫侯姬元更具吸引力。

庆忌可不知自己封官许愿的一张空头支票引得这男儿身女儿心的美少年心中浮想翩翩,却见弥子暇脸红红地说道:“公子对弥暇莫要如此客气,英雄难免落难时,公子如今虽然有国难归,可是但凡长了眼睛的人,谁敢说公子不是当世英雄?再说弥暇这条命都是公子救的,为你做任何事,弥暇……都是肯的,为你奔走探听些消事只是区区小事罢了,公子何必言谢……”

※※※

公孟絷府邸,今日一派歌舞升平气象。

做为当今卫侯的同胞兄长,公孟絷的府邸规模仅次于宫城,由此可见他的权势。此刻,公孟絷正高卧于锦毯之上,头枕美姬的大腿,一手擎杯,笑望着栏杆外面亭中舞伎歌舞。

那亭子建得甚是宽敞,四周绿水环绕,水上荷花虽谢,荷叶仍亭亭,莲子已然成熟,莲篷疏落地点缀其间,倒是别有一番韵致。亭子与这轩庭以曲桥相连,流水潺潺穿越平桥小径,四面山石、古木构成一副悠远宁静的画面,极是雅致。

“大夫,国君到了。”

一个家仆管事急急走入庭中禀告,公孟絷闻言双眉一轩,朗目一闪,连忙起身,展袖道:“出迎!”

公孟絷敢与卫夫人南子争锋,除了他自家实力确实强大,卫侯的信任和支持也功不可没。公孟絷因幼时摔跛了腿,行动有失威仪,无缘于卫侯之位,这卫侯的宝座才落到当今卫侯姬元手上。卫侯自觉亏欠胞兄很多,所以对他十分纵容。

而公孟絷却没有恃宠而骄,这么些年来,他一直很注重与自家兄弟的交往,保持感情的亲密,时常彼此宴请,一同饮酒、一同游玩,兄弟感情极好。卫侯往公孟絷府上赴宴,那是常有的事,因此已不必隆重对待,公孟絷只着便服大袍,领着几名亲近管事,施施然地迎出门去。

卫侯的车架已经自侧门进了后花园,停在门廊之下,此时卫侯刚从车上下来。

卫国如今虽已不复昔年为诸侯伯长时的气派,与晋、楚、齐等强国相比显得颇有不如,但是国力仍然强大,武力也极强盛。卫侯出门即便是日常排场还是做得十足。

宫廷卫队披甲执仗,肃然挺立,虽在鸟语花香的环境里,仍如身在沙场一般腰杆挺杆,毫不懈怠。公孟絷脚下急急,一跛一跛地迎上去,欣然笑道:“国君,臣迎驾来迟了。”

卫侯姬元见兄长迎来,也笑着迎了上去。这位因“分桃”韵事留名史册的卫灵公,今年刚刚五十出头,但是看相貌,倒象四十来岁。身材修伟,长眉入鬓,神清骨秀,目光炯炯,看那模样,年轻时必定也是个迷倒万千红粉的美男子。

公孟絷与姬元有几分相像,只是双眉更浓重,容颜也显得苍老了一些,自他嘴角延伸至鼻翼两侧的一道面纹也较姬元厚重,让他看起来比俊逸中略显轻佻的卫侯更具威严,只可惜,当他走路时,一手扶着膝盖,一跛一跛的,那时所有的威严都荡然无存了……

亭中舞伎歌喉优美,舞姿翩跹,这对兄弟对这些歌舞早已司空见惯,充耳不闻,视而不见,不过以歌舞佐酒,聊些自家心事罢了。

“孟絷,依寡人看,差不多也就行了,齐豹和北宫喜,不妨让他们官复原职算了,你是寡人最为倚重的朝之大臣,夫人则是我后宫之主,你们两人闹将起来,寡人夹在中间,两头为难呀。”

姬元擎着一杯酒,委婉地劝说着公孟絷。公孟絷听到这里,微微露出不悦之色,他挥挥手,左右侍奉的人立即退下,内堂管事退下前急步走到庭前,挥手示意亭中舞者也都退下,只有内宦雍疽仍垂头搭脑地侍立在国君身后,轩庭中立时肃静下来。

“国君,孟絷这番苦心又是为了谁呢?君夫人本是宋国公主,如今他的堂兄又在我卫国做官,大权掌握在她手中,实非我卫人之福啊。”

公孟絷放下酒杯,一瘸一拐地走到厅前,扶住栏杆,愤懑不平地捶了几下。屋檐下,几只燕子正从窝中探出头来,叽叽喳喳地叫着。

公孟絷长长吁了口气,愤然回头道:“女子何以当政,试问她南子身为卫夫人,不谨守后宫之礼,一味插手朝政,意欲何为?”

卫侯站起来,讪讪地道:“孟絷,你是寡人兄弟,在你面前寡人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你知道寡人的偏好,这个这个……不免冷落了夫人,她贵为宋国公主,如此年轻美貌,嫁予寡人,本就有些委曲了她,如今枕席上又冷落了她,寡人有愧于心,所以她有什么要求,寡人也不愿拂逆了她的意思……”

公孟絷霍然回头,目光炯炯道:“一介女流,金珠宝玉,锦衣玉食,尽可满足了她。难道江山也可用来让她打发寂寞?国君,请恕臣无礼,国君是欲效法烽火戏诸侯的周幽王,一笑失天下吗?”

卫侯听了面红耳赤,有些吃不住劲了。公孟絷见了,不便让他难堪,转而重重一叹,说道:“国君,试看天下,晋国六卿夺权,战乱不断;齐国五族诛晏,险象环生;鲁国三桓欺君,尔虞我诈,俱都是君权旁落的缘故。

孟絷蒙国君器重,委以要职,感君上恩重,是以为我卫国不敢稍有懈怠,为国君掌理卫国朝政,苟于言行,重于举止,呕心沥血,步步小心……,可是,国君竟因闺房之中有负于君夫人,而将社稷江山拿来供其消遣,国君,臣……臣痛心疾首啊!”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49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