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宋枭 第63节

点击:

“你竟敢威肋本王,还拿金国使者来压本王?”童贯几乎都要被气乐了,不怒反笑的连连点头道,“好,好,你这小校,当真有种!我就暂且饶你不死,看我事后如何收拾你!”

楚天涯不以为意的微然一笑,抱了抱拳道:“此间的小事,也不劳太师亲自出马来料理了,不如就请交给末将吧!太师不如进楼去与金国贵使谈谈,关于两国邦交的大事!”

童贯犯咽了一口怨气,满脸杀意的瞪着楚天涯,点了一下头:“好,我看你如何收拾!”

说罢,抬脚就走。

此时,外围不远处的百姓与胜捷军军士,已经短兵相接的在冲突了。好在这些军士还保有一丝良心,并没有真像童贯所说的那样,当真对百姓们拔刀相向。

这时楚天涯急忙叫那些跪倒在身边的妓子们起了身来,并将她们叫到身边,对她们吩咐道:“你们快去帮忙劝服那些乡亲们,让他们不要与我们的军士冲突!”

众女子倒是愿意,但又为难。那个死者的姐姐便道:“楚大官人,我等自是知道冤有头债有主,若是让乡亲们与兵大哥冲突起来,却是让女真狗贼看了笑话……只是,我等口拙,该要如何劝说这些激愤的乡亲们?”

楚天涯皱了皱眉头心下一寻思,“去,拆块门板将小艾的尸体抬出来!我自有办法!”

众女子疑惑了一下,便也依令而行了。少时后,一群女子抬着小艾的尸体走了出来。楚天涯提了几条板凳搭起来,自己站到了高处,大声道:“左邻右舍的乡亲们,且先听我一言!——被害的死者小艾,尸体已然在此!她在天之灵若是看到,她的同胞子民与保境安民的军士们,因为她的死而酿出冲突自相残杀,岂会心安?”

众女子一听话,纷纷触动了衷肠,好多人都哭泣起来。当下就一起上了前,用楚天涯的这些话语去劝说激愤的百姓。

这一招果然有效,现场顿时平稳了许多。但也有人大声叫道:“刚才童太师还下令要他们格杀我们!这哪里是保境安民的军士,分明就是一群欺压百姓、替女真人张目的豺狼走狗!”

“大家休要再吵闹了!楚大官人顶着太师的刀头、拼了一条性命来调解争斗,无非是不想让我们自相残杀。”众女子连忙劝说道,“楚大官人是个好官,若非有他做主,我等贱婢此刻恐怕都已命丧女真人之手!大家休要为难他了!”

有这些苦主出面帮忙劝说,收效果然明显。现场的民愤平息了不少,但仍有一些人耿耿于怀,不可放过那些女真军士。

“大家听我一言。国有国法,军有军规。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楚天涯大声道,“杀人者偿命,我楚天涯今日在此立誓——必拿凶手的人头,来祭奠小艾在天之亡灵!”

第一卷 不死龙城 第六十四章 安排死刑

“好——”现场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那些女真人顿时急了,大声吵嚷就要上前来殴打楚天涯。

刚刚吃了一顿毒打的王荀正愁怒气没处撒,大吼一声,“兄弟们,给我打!”

早已憋了一肚子窝囊鸟气的胜捷军士们,总算是听到了当官的发话下令,呼啦一下就冲上前去,抡起棍棒就将那些女真军士好一阵毒打。打得这他们趴在地上都起不来身,呜呼哀哉的直讨饶。

现场顿时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热烈的欢呼声,无数的太原百姓挥舞着拳头——“打得好、打得好!”

那些女子们都激动得要哭了,“狠狠打!打死他们!……多谢楚大官人与王将军,为我等伸冤报仇!”

摘星楼里,童贯和耶律余睹看到了这一幕,不约而同的直咧牙,心说这个姓楚的小子和王荀,还真是狗胆包天,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乡亲们,大家都请散去吧!”楚天涯仍是站在高处,抱着拳大声道,“楚某是土生土长的太原人,必然不敢欺瞒众位街坊乡邻!此事将来如何结局,全都着落在楚某身上!也请大家不要再为难我的众位同袍兄弟们了,他们也必然是一心向着咱们自己的兄弟姐妹们的!——请大家让开一条道儿,让王将军将这些人犯,送押官府!”

“好!!太保在本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我等就依你所言,且看日后你如何区处!——大家都让开吧!”

百姓们解了恨,苦主们又了人替她们做主,这下再无争执。百姓们乖乖的让出了一条道儿,让王荀与众军士衙役们,拖着那几个打得半死的女真人,往太原衙门而去。

楚天涯这才长吁了一口气下了台来,抹了一把冷汗,暗暗道:还好没有让军队与百姓暴发出流血冲突。不然在这节骨眼上百姓与军队反目,岂不是便宜了女真外寇?……童贯那厮也太不近人情、不恤民意了,竟然敢让胜捷军对百姓们进行暴力弹压!不过这事不新鲜了,以前我看史书也曾了解到,靖康之役时童贯保护道君皇帝赵佶南逃,有百姓阻拦不让官家逃亡,他就命军队射杀了不少百姓!……哎,大宋有如此的皇帝与官将,怎能民心不失、江山不坏呢?几百年前的李世民就曾说过,‘君舟也、民水也,水可载舟亦可覆舟’。这么简单的道理,童贯等辈难道就不懂么?

此刻,站在楼上的童贯看着人群里的楚天涯,手握着窗台骨骨作响,“叭”的一声,扯下了一块木楬来。

“这混小子,竟敢践踏本王的名誉,为他自己收买人心!”童贯恨得将牙齿咬得骨骨作响,握在手里的一块木头更是捏成了粉末,“你等着!等谈罢了两国邦交之事,头一个我就让你粉身碎骨!”

他近旁的耶律余睹嘿嘿的冷笑,“王爷,这小子的手腕不错吧?别小看他,假日时日,这小子必成人物!”

“他没那机会了!”童贯闷哼了一声,“迟早我便取他狗命,以绝后患!”

“啧啧,都说南国的官员仕绅心胸狭隘不容于物,以嫉贤妒能排挤打压为生平乐事。以往我还将信将疑,现在是真信了。”耶律余睹摸着鼻子讪讪的笑道,“你贵为王爷,居然容不下一个如此下等的军使,还要杀之而后快,真是令某大开眼界啊!”

“你!……”童贯差点一下被他这话给呛死!按往日习惯,他早已一刀将眼前之人给砍了。

可是耶律余睹半点没害怕,冷笑的看着他,“怎么,触到王爷痛处了?嘿嘿!——这姓楚的小校有胆有识,王爷不喜但也别杀了啊,不如就送给我吧!我自带他回金国,保他前途无量!”

“贵使若是喜欢,便请随意。”童贯冷冷的回了一句,心里就在骂:说不得,这姓楚的小白脸多半已是他的龙阳禁娈!怪不得小白脸还敢拿他来压我——我呸,一对狗男女!

此时,摘星楼外的动乱已是渐渐平息,百姓们相继散去,军士们在收拾残局。众女子经历了这一场厮闹,都把楚天涯当作了救苦救难的活菩萨,此时将他围作一圈,感恩戴德感激不尽。

楚天涯被这一群莺莺燕燕围在核心饱受恭维,一时哭笑不得,便对她们道:“你们不必如此,赶快消停一下。若是让我家娘子看到,如何是好?”

众女子都嬉笑起来,“敢情楚大官人还惧内啊!”

“好,别说笑了。”楚天涯正了正色,说道,“这么一闹,你们也无法在摘星楼呆下去了。方才我取来不少金银,便是耶律余睹赔给你们的。你们就将它们分了,一则好生安葬小艾让她入土为安,二则赎回自身各归本家,从良嫁人去吧!”

“多谢楚大官人再造之恩!”众女子又相继跪倒下来谢恩,好多人还感动得哭了。

“好了,都请起。”楚天涯忙道,“我知你们与青楼构栏的女子们不同,并非是自甘堕落愿为娼妇,而是各有辛酸的苦命人,否则也不会罚没贱籍、沦落至斯。楚某一介小校,力量微薄,也只能帮你们这么多了。稍后你们就拿着这些金银,去军营曲坊办了赎身典契,各自散去吧!”

众女子纷纷起了身,但又有疑虑,“楚大官人,我等虽是有了金银,但若军队不肯放人,我等也是脱不开身啊!”

楚天涯微笑的点了点头,“放心,送佛送上西,此事我去张罗。必让你们都能全身而退!”

“谢大官人!你真是活佛菩萨下了凡间,救苦救难!”众女子感激涕零。

“好了好了,不必多礼!你们快去安排小艾的葬事吧!”楚天涯不禁好笑,心说我这算是……名符其实的拯救失足妇女了吧?

一场风波,总算是暂时消停了下来。户外的百姓们不明实情,但众女子们却都心中有数,那几个女真军士不过是替死鬼;真正的凶手,是那个耶律余睹。但她们也知道,事情能处理成这样,楚天涯与王荀几乎都已是拼了性命。再要过分强求,已是不近人情。因此,她们也只能默默的接受了这个并不圆满、却已是最好的结果。

众女子们都忙着去处理小艾的葬事了,楚天涯才吁了一口气,重回摘星楼。此刻他心里就在盘算,现在童贯肯定对我恨之入骨了,不知道有多想弄死我。看来现在,我还得把耶律余睹当作挡箭牌,来应付童贯。

此间的微妙利害,非外人能懂。楚天涯寻思了个清楚,便有恃无恐的去见他二人了。

“哦,处理完了?嗬嗬!”耶律余睹一见到楚天涯就笑,说道,“你好胆气哪,楚天涯!你还要拿我这个凶手的人头,去祭奠那个贱婢?要不,我现在就给你?”

楚天涯抱了下拳,笑道:“贵使明明知道末将这只是糊弄那些百姓们的权宜之计,又何必取笑?”

“我看你是狗胆包了天了!”一旁的童贯却是没好气的冷哼了一声,说道,“你区区一个军使,自比天高。也不怕捅破了天,撞破了头。”

“末将岂敢。”楚天涯淡然道,“末将只知此时动乱已然平息,便是避免了一场流血民变。其他的,末将实在没想太多。若有僭越破格之处,还请太师恕罪!”

“啧,大金国就是喜欢楚天涯这种能干正事、有真材实料的人!”耶律余睹插科打诨道,“楚天涯,我看你还是跟我回金国最好!南国这里什么都是道德挂帅,规矩多如牛毛。似你这种敢办实事的能人,必将处处掣肘、饱受排挤与打压,非但是施展不开手脚,还有可能随时丢了性命,又何谈有所作为?”

说着,耶律余睹就斜眼瞟着童贯,冷笑不迭。

楚天涯一眼就看明白了,耶律余睹已经把他当作是同一条船上的人,这是在暗示童贯有心要杀他!——其实又何用耶律余睹来暗示,楚天涯早已心知肚明。以童贯为人,岂是容得属下的风头盖过他去?休说是童贯,大宋官场上的人,哪个又不是如此?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5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