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宋枭 第66节

点击:


“是。”何伯毫不讳言的说道,“我看得出来,这丫头的本性很淳善,习武的资质也很不错,加之她很好学也很努力,必成大器。当然,最重要的是我看到她对少爷已经有所动心了。所以,虽然她是一个契丹人,便已经有了资格继承这套枪法。而且我有言在先,让她发誓今后不可以伤害任何一名无辜的宋人,更不可以用我教她的武艺,来对付少爷。”

楚天涯不禁愕然,“她真要对付我,一飞刀就足够了。哪用那么麻烦?”

“其实老头子也知道,你在她心中已经有了一定的地位,她是不会与你为敌了。”说到这里,何伯停顿了一下,转头认真的看着楚天涯,“但如果真有这么一天……少爷,她也未必是你对手!”

“不会吧?”楚天涯苦笑道,“我现在是名符其实的窝囊废,是个人都打不过!”

“那是现在。”何伯饶有深意的咧嘴笑了一笑,说道,“以少爷极佳的天赋与过人的资质,等老头子将这一身本事对你倾囊相授之后,这天底下能打得过少爷的人,也便是少之又少了!——至于那个丫头,老头子固然会用心教她枪法,让这套枪法在她手上发扬光大。但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的本事,凌驾于你之上啊!否则改日你们成了亲,官人老被娘子欺负,没事就摁在床上一顿毒打,那还不乱了纲常体统?那样的话,估计楚老爷都会毫不犹豫的从地底下爬起来,把我这糟老头子带走并狠狠的收拾一番了!”

楚天涯顿时赧然大笑,“何伯,我迟早一天被你带坏!”

“得了吧!”何伯咧着嘴豁着牙嘿嘿直笑,“少爷可是比老头子,要坏多了!否则,这天底下最坏的两个大恶人,又怎会都栽在你手上?”

狼和狈,在一间漆黑邋遢的厨房里,嘿嘿的笑作了一团。

第一卷 不死龙城 第六十七章 大买卖大风险

夜已渐深,萧玲珑的一双美眸熏了许久的油灯烟气,都刺痛红肿了。总算是刻好了八枝箭,她便取来给楚天涯一一验证。

楚天涯根据自己的记忆细下区分,挑中了其中三支字迹最接近的,然后又用金漆灌了字体,这才交给何伯。

楚天涯又自己收拾了一番打起包裹,做出一副即将远离家门的架式以便蒙骗耶律余睹,这便准备出门。

临行时何伯与萧玲珑一并来相送,叮嘱他明日定会异常凶险,务必小心从事。虽然计划近于完美,但童贯与耶律余睹,可能并不是想像中的那么好对付。

其实楚天涯的心中也一直有个疑窦,此时临到分别,便对他二人说了出来,“其实上次西山之行回来的时候,我心中一直有个担忧,也可以说是阴影。”

“是什么?”二人一同问道。

“西山万人交战,那么大的动静,最后也逃散了不少山贼。这样重大的消息应该是早已传到了太原城中。童贯耳目众多,说不定他就已经查知了实情。”楚天涯说道,“如果让他知道,我和萧郡主还有孟德、马扩等人,合力击杀了张独眼,又令西山众义军归于一统,尤其是我与马扩的这一层关系,定然会令童贯不会对我有任何信任。而且这两天来我看出来了,童贯时时都想致我于死地。若非碍着耶律余睹的面子,他早将我杀了。因此我担心,明天的计划中会有变数——那就是,童贯已经对我严加防备!”

“这个变数可能是会致命啊,少爷!”何伯担忧的道,“你仍是不太了解童贯。如果他真想杀一个人,那会不顾一切、不择手段的将他除去。如果真如少爷所料童贯已经知道了西山的事情,那你明天就会相当危险。也许,就在少爷算计童贯的同时,童贯也早已给你布下了天罗地网。其实他要杀你,只是一句话的事情,兴许就是碍着耶律余睹那边的态度。假如明天耶律余睹和童贯谈完了国事,在大局已定的情况下,童贯就会全无顾忌了,必然对少爷下手——所以你回去后务必叮嘱耶律余睹,让他尽可能的拖延时间!”

楚天涯眉头紧皱的点了点头,“我知道明天会很凶险。童贯与耶律余睹,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童贯带了三千铁甲,我们本就很难得手。如果他突然变卦将我拿下处死,耶律余睹也定然心中惊疑而不敢动手。那事情可就真的难办了!”

萧玲珑沉默了片刻,说道:“那如果事情演变成这样,如何是好?”

“只有两个办法。”何伯说道,“一是老头子不顾一切的前去行刺,先杀了童贯再说;二是,如果事急有变,就只能请七星山的众好汉下山,搭救少爷、击杀童贯与耶律余睹!——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不到万不得已,不行此路!”

“不行。绝对不能让七星山和胜捷军正面爆发冲突!”楚天涯斩钉截铁的道,“大敌当前,如果七山星与胜捷军有了矛盾,今后还如何合力抗金?而且早前我们就说过了,童贯只能死在耶律余睹的手上,其他的任何人,都不能亲手杀他——就算是何伯要动手帮忙,也必须杀得巧妙,要能够嫁祸给耶律余睹!”

“那如何是好?”何伯与萧玲珑的表情都凝重起来,“万一明天童贯先将你拿下,岂不是一切功亏于篑?”

“看吧……我只能随机应变了。”楚天涯双眉紧锁的道,“明天我尽可能的和耶律余睹寸步不离,让童贯没有机会对我下手。但凡事先做最坏的预想,万一我事泄被擒甚至是被杀……就只能靠何伯与萧郡主,你二位随机应变了!无论如何,明天童贯必须死、耶律余睹必须是凶手!”

二人不约而同的吸了口凉气。何伯的一张老脸也绷紧了,寻思了片刻后,他道:“不如少爷明天托病,不去城外射猎了。杀人嫁祸的事情,全交给老头子便是。”

“不行。”楚天涯果断道,“我若不去,耶律余睹必然生疑。此计便是一纸画饼!”

“太危险了。此行,比西山之行更加凶险。”萧玲珑沉默了片刻后,说道,“无论如何,你得要先有一条保命脱身之计,万无一失方可前往!”

“万无一失?世上哪里真会有包赚不赔的买卖啊!”楚天涯轻松的笑了一笑说道,“这回咱们干的是大买卖,自然就会有大风险。若不成功,便即成仁,再无第二选择。好在我身边还有王荀兄弟,明天我若有个什么闪失,只好拜托他来救应了——好了,不多说了,我去了!”

何伯与萧玲珑顿时无语以对,只得默默的看着楚天涯走出了家门,消失在夜色之中。

“丫头,是不是很担心他的安危?”何伯问。

萧玲珑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老爷子,有法子么?”

“有。”何伯点头道,“方才少爷在,我没敢说。”

“那老爷子现在说吧!”

“我的法子,既简单也有效。但就怕,萧郡主不肯。”何伯道。

萧玲珑的脸色略微一变,“以我为计?”

“耶律余睹不是一直对你眷恋有嘉么?要么,你现在就去见耶律余睹,假称流落到此,特意来寻故人,请他帮你复国。如若成功,则可以身相许。”何伯转头来定定的看着萧玲珑,说道,“当然,这只是权宜之计。目的就是要让你混到耶律余睹身边,明天与他一同出城射猎。有你在,少爷便有个照应,成事的机率将会大增。若是出了事情,也好有个人通风报信。”

萧玲珑剑眉紧拧美眸湛亮,咬着嘴唇都几乎要咬出血来,深吸一口气后重重吐出,“好,我去!”

说罢,她转身就走!

“站住!”何伯突然一把将她扯住,又是为老不尊嚯嚯坏笑,“好哪,老头子试探你的!原来丫头你愿意为我家少爷做出如此牺牲了啊?难得、难得!”

“老爷子,你……戏耍于我?”萧玲珑的脸顿时便红了,也不知是羞是恼。

“嘿嘿,这种下三滥的事情只能说说而已,老头子怎敢让你去铤而走险啊?万一你被耶律余睹那个烂人给……怎么怎么样了,老头子如何向少爷交待?”何伯笑得极是猥琐,说道,“丫头,你不错,很有燕赵儿女的贞烈之风。义气任侠,敢为知己者两肋插刀、赴汤蹈火。但是,少爷是绝对不会允许你这么做的。纵然是救得了他,他也会比死了还难受。到最后,他也定然跟老头子翻脸。”

“那万一明天他没命了呢?”萧玲珑平缓了一下心情,淡淡的问道。

“或许在少爷心里,有些东西比性命更重要呢?若只是为了活着,少爷大可以一走了之,又何须三番五次的去冒这些险?”何伯咧着嘴,露出满嘴的豁牙笑呵呵的道,“丫头,老头子方才是逗你玩的。真正的应对之策……你且附耳过来!”

楚天涯回到摘星楼时,耶律余睹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劈面就道:“你怎么才来?我还以为你被童贯抓去了!”

楚天涯将一包东西往桌上一放,笑了笑道:“些许家务杂事,料理起来总要时间。我已准备妥当了。明日如果得手,我马上就与贵使一同北归!”

“好,好。”耶律余睹这才放了放心。

“有一件事情,我一直瞒着贵使……到现在,我必须先告诉你。”楚天涯说道。

耶律余睹略为吃惊,“何事?”

“其实,早在贵使来到太原之前,我就已经预谋要杀了童贯,为父报仇了。因此我才不惜用尽办法,好不容易才混进了胜捷军中,成为了一名军使。”楚天涯说道,“但我位卑权小,根本斗不过童贯。因此……我便私下里投靠了西山众寨的义军。想要借助他们的力量,来帮我对付童贯!”

“哦?”耶律余睹惊咦了一声,心中细细的寻思了良久,左思右想,觉得就算楚天涯是绿林山寨的匪盗,好像都不与自己有何冲突?

“但这不妨碍我真心投靠贵使,一同对付童贯。”楚天涯说道,“常言道人往高处走,落草为寇,毕竟不是我真心想要的。再者,借助贵使与金国的力量来报仇,要现实得多。其实这些,我原本不用告诉贵使。但为了表达我的诚意为免贵使有所误会,我才提前相告。明天动手之时,也会有我请的山寨高手暗中相助!为免贵使生疑,我也必须预先告诉你!”

“哦?”耶律余睹再度惊咦了一声,“你还有帮手?”

“当然。”楚天涯微然一笑,“你我毕竟势单力孤,就算童贯单了帮只有一个人,他的武功可不弱,想要击杀他也未必是件容易的事情。为了万无一失……明日若是贵使遇到有人帮你一同对付童贯,不必生疑,那便是我请的帮手!放心,他绝对靠得住。这种生死攸关的事情,我可不敢开玩笑!”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5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