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兵临天下

点击:
第1章 绝地求生

这是一个几乎家徒四壁的房间,只有一张小桌和几只竹编簏笥,小桌上,一盏小油灯突突燃烧着豆大的灯苗,房间忽明忽暗。

在屋子中间,一名身着绣边黑袍的巫女正手舞足蹈,口中不时发出怪异的厉声叫喊,仿佛冤魂索命,一双冷峻的眼睛紧紧盯着地上的一名少年。

少年看模样也就十五六岁,躺在一张破旧的草席之上,穿着粗布葛衣,脸型稍长,双眉如剑,鼻梁高挺,长得相貌堂堂,他皮肤微黑,身材高大魁梧,长年累月的行猎生活使他手脚长得各外粗壮。

但此时他似乎病倒了,处于昏迷之中,嘴里不断地喊着一些古怪的言语,是一种当地人听不太懂的方言。

“老方……阳朔去过几次了,换一个地方吧!”

“我怕赶不上,误了火车怎么办?”

这是一个从前世转来的灵魂,他是一个著名的攀岩手,有着强健的体魄、聪颖的头脑和顽强的性格,在一次户外登山时坠入深不可测的山洞,灵魂不灭,穿越一千八百年时空,附身在一个同样坠入岩缝的十六岁少年猎手身上。

他在黑暗中经历了无比漫长的时空跋涉,斗转星移,岁月轮回,当他的灵魂苏醒时,他已在漫长的时空隧道中跋涉了一千八百年。

少年猎手被救回已经两天了,他只醒来过一次,很快又陷入昏迷之中,他并没有生病,就像失了魂魄一样,说着让当地人惊恐万分的胡言乱语。

角落里蹲着一名年迈的老人,年约六十岁,他便是少年的祖父,少年的父母早已病死,临死前把孩子托付给他,若孩子有三长两短,他怎么向死去的儿子交代。

此时他心中担忧之极,孙子在鬼愁岩坠入山缝,却被一丛粗壮的灌木挂住,大难不死。

但背回来的孙子却像变了一个人,说着谁也不明白的胡言乱语,同里中人听说他是坠入鬼愁岩山缝,都一致认为他是被鬼附身了,甚至有人还提议把他烧死。

老人叹了口气,毕竟这是他孙子,无论如何他要救一救,他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这个女巫身上。

在破窗之外,一群人目光仇恨地盯着地上的孩子,窃窃私语。

“你们听见没有,他又在说鬼话了,好像说什么火车,什么是火车,你们听说过吗?”

周围人都摇头,没人听过什么火车,有人自作聪明喊道:“我知道了,这一定是烈火鬼王坐的车。”

“天哪,他是妖孽!”

一名老者盯着少年,咬牙切齿道:“他会给我们里中带来灾难,必须烧死他!”

“烧死他!”外面的乡民都大声吼叫起来。

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一片哭喊声、家犬狂叫声,一团火光腾空而起,众人都呆愣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这时,一名年轻男子狂奔而来,惊恐万分地大喊:“里魁,不好,曹军抓壮丁来了!”

建安六年,汝南之战爆发,刘备收编盘踞在汝南郡的刘辟和龚都数万黄巾军,向许都进发,企图趁曹操在河北作战的机会偷袭许都。

此时,曹操已经结束了仓亭之战,收兵回许都,亲率大军南击刘备,曹操发誓,这次一定要将刘备彻底消灭。

汝南郡安城县以北的原野上,一支千余人的曹军骑兵驱赶着成千上万的民夫兵在旷野里奔跑,所谓民夫兵,是从汝南郡各地抓来的老少男子,约有五六千人。

这些民夫兵没有穿盔甲,胡乱拿着破刀烂剑和锄头木棒等等各式各样“武器”,不少人还是赤手空拳。

服色也十分杂乱,有穿着短葛衣,有穿着士子冠袍,甚至还有人穿短裈,赤着上身,成群结队,队伍混乱不堪,在原野上漫无目标奔跑。

骑兵不断从队伍旁边疾冲而过,看见稍有跑慢者,皮鞭便劈头抽下,大声吼叫,“给老子快跑!”

在极度疲惫中,不断有人栽倒在地,曹军骑兵毫不怜惜,举起长矛狠狠将这些落伍者刺死在地。

“快跑!胆敢装死,立杀无赦!”

惨叫声在原野里此起彼伏,令每个民夫兵心中恐惧万分,拼命向东奔跑。

队伍中,一名身材高大的少年却时快时慢,动作敏捷,不会落后被抽打,但也绝不会跑到前面。

他正是已从昏迷中苏醒的少年猎手,他的前世叫做刘健,是一名著名的攀岩手,平时酷爱户外运动,有一副健壮的身材,却不幸在攀岩时掉进万丈深渊。

醒来后,却附身在一名少年猎手身上,他的后世思维完全取代了附身的少年,以至于他对这个时代还处于一种茫然无知状态,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这个时代的名字,便被曹军抓了壮丁。

他很想问一问身边的人,现在是哪一年,他现在在哪里?他知道自己落入三国时代,那个旌旗上斗大的曹字格外刺眼。

“快跑!”

一名中年男子拼命推他一把,“后面官兵鞭子抽得狠!”

刘健一回头,几十步外,百余曹军骑兵正拼命用皮鞭抽赶,很多人被打头破血流,倒地者立刻被长矛刺死。

刘健叹了口气,他现在唯一的优势就是比这些羊群般的可怜民夫兵多一点头脑。

他又伸长脖子向身后望去,远方有一条黑线,大约在数里外,远远地跟着他们。

他已经猜到了曹军要干什么,如果他没有猜错,他们就是被赶去送死的炮灰,前方应该有千军万马在等着他们。

他也不知道怎么才能活下来,但有一点他心里明白,绝不能争先恐后跑在前面,但也不能落后,只能在大战打起来的时候,曹军顾不上他们,他才能寻找机会逃命。

第2章 生死追杀

刘健动作敏捷地跟着人群奔跑,此时他很感激上苍的恩赐,让他附身在一个强壮矫健的少年身上,给了他保命的资本。

他的今生是一名少年猎手,生活在汝南郡南方的山区,长年累月在崇山峻岭中奔跑,和野兽搏斗,奔跑速度极快,身体灵活而敏捷。

优良的体质和前世带来的聪颖头脑,使刘健有了活命的资本,他并不像别人那样绝望,而是在耐心地等待逃命的机会。

就在这时,前方忽然骚乱起来,有人大喊大叫,“前方有军队,是黄巾军!”

刘健也看见了,前方一里之外,蓦然间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军队,约有一两万人,刀枪如林,旌旗如云,一杆赤色大旗之下,排列杀气腾腾士兵,队伍层层排列,前面数千人是弓弩手。

数千把弓弩正冷冷地对准了他们,将民夫兵们吓得魂飞魄散,恐惧得大喊大叫,调头便向回跑,就在这时,曹军的进攻鼓声敲响了,“咚!咚!咚!”鼓声震天动地。

一千曹军骑兵强行驱赶民夫兵杀向敌军阵地,这时他们不再用皮鞭驱赶,改用刀劈矛刺,一群群企图逃跑的民夫被当场杀死。

前方是死亡威胁,而后面却是血腥的杀戮,被杀死前的哀嚎,砍掉的人头,堆积的尸体,血光四溅,残肢断臂横飞,数千民夫在死神的逼迫下,向黄巾军拼死冲去,喊杀声响彻原野。

前方的军队是汝南黄巾军主力,共一万两千人,由大将龚都率领,他奉刘辟之命,前去支援刘备军队,却没有料到在半路上遭遇了曹军的袭击。

“龚将军,怎么杀来的都是乌合之众?”一名副将皱眉问道。

“这是送死的民夫,真正的曹军在后面。”

龚都冷笑一声,厉声高喊:“弓箭准备!”

数千把弓箭刷地举起,冰冷的箭头对准了铺天盖地冲来的民夫……

刘健裹夹在民夫中,却是斜刺里向东北方向奔跑,他已经发现东北方向有一片树林,他立刻意识到,那就是他的一条生路……

刘健不断躲闪冲撞上来的人群,渐渐移身到了军队边缘,但他再无法过去了,一队曹军骑兵封死他的北逃之路……

就在这时,黄巾军乱箭齐发,密集的箭矢如蝗虫迎面扑来,霎时间惨叫声响成一片,大片大片民夫被射翻,他们身上没有皮甲,根本抵挡不住敌军的弓箭。

数千民夫乱成一团,哭声震天,他们已无路可逃,四周曹军骑兵逼迫他们冲锋,稍有后退,便毫不留情杀戮。

刘健在混乱中被撞翻在地,就在此时,他忽然感到了什么?大地在颤抖。

他霍地回头望去,眼睛紧紧盯住远方,只见西方灰蒙蒙一片,浑尘弥漫,遮蔽了阳光,落日变得了血一般腥红,远方出现了无边无际的骑兵。

很快,大地更加剧烈地颤抖起来,闷雷般的马蹄声在西北方响起,黑压压的骑兵普天盖地杀来,民夫兵们惊恐地大喊起来,“是骑兵!”

数千民夫已经死伤过半,他们的任务已完成,冲乱了黄巾军的弓箭阵型,一千负责押解的曹军骑兵丢下他们,率先杀进了弓兵阵地。

这时没有人再管这些民夫的死活,刘健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他反应极快,对身旁人群大喊:“快跟着我,往树林里跑!”

刘健拔腿狂奔,但很快他就发现不对,树林还有几百步,而曹军骑兵已经杀到两百步外,速度远快于他们,不等他们跑掉树林前,就会被冲杀殆尽。

刘健来自后世急智在此时充分发挥,他立刻趴在一处凹地里,搬过七八具尸体堆压在自己身上,从尸体的缝隙中偷偷向后张望。

这时曹军骑兵已杀到,密集的箭矢射来,几百名民夫跑得慢一点,惨叫着被射倒。

这支骑兵是夏侯渊率领的六千精骑,奉命来奇袭刘备的后援军队,他兵分两路,一千骑兵负责押解抓来的民夫,另外五千人在夏侯渊的率领下,在后面等待战机。

此时,押解民夫的一千曹军骑兵已率先杀进了敌军弓兵阵中,使曹军主力骑兵没有了弓箭的威胁,他们开始发动,向黄巾军主力掩杀而去。

夏侯渊身高八尺三,膀大腰圆,目光冷厉似电,使一杆八十斤的大铁枪,俨如天神一般。

他大吼一声,“给我斩尽杀绝!”

曹军铁骑如暴风骤雨般杀至,铁骑如虎豹,所过之处,人头劈飞,肢体四裂,血雾弥漫,走投无路的民夫被卷入铁蹄之下,哀嚎遍野,马踏成泥。

龚都率领黄巾军迎战而上,他一挥大刀,挑战夏侯渊,但几个回合便不支,拨马奔逃,但他马却不快,被夏侯渊追上,一枪刺穿了后背,龚都惨叫一声,当即毙命,夏侯渊将他尸体高高挑起,纵声大笑,“这就是大耳贼的军队吗?”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71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