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国色天香 第2节

点击:


突然,耳机里传来了一阵“嗡嗡、嗡嗡”的声音。

听到这嗡嗡声,我的心猛地一下子提了起来,我操,曹妮这就要开始了?看来这娘们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饥渴啊,都如此迫不及待了呢。

而曹妮却来了句“啊,没想到这玩意劲这么大。”

当我听到曹妮这句话,我忍不住噗嗤笑了,这娘们还挺逗,估计是第一次用这振动棒,刚才是在用手试试,貌似还被吓了一跳。

我继续竖起耳朵听,结果没动静了,这让我有点失望,难道被她发现了?

不过很快曹妮就从房间出来了,我透过门缝看,原来她这是去洗澡了,哈哈,她还挺讲卫生,看来是要洗完澡再开始啊,我再一次屏气凝神的期待了起来!

很快曹妮就洗完澡回了房间,我的手开始颤抖了起来,脑子里不断涌现出曹妮那啥时候的旖旎香艳画面……

滋滋、嗡嗡……震动声再一次的响起了,我的心一下子绷得更紧,然而这时,曹妮突然说起了话来,我这才意识到刚才那震动声不是棒子发出来的,应该是曹妮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在振动,我就说震动声怎么突然变小了呢。

曹妮果然接起了电话,而她的一句话就把我吓蒙了,曹妮直接说:“老板,我没骗你,我真的不是处女。”

我操,曹妮应该是在和她老板打电话,可是怎么聊到了是不是处的话题?我感受到了一丝异样的快感。

而曹妮的声音很快就激动了起来,她提高嗓门继续说:“老板,我真的没有撒谎,我真的不是处女。我在进入这圈子之前是交过男朋友的,我把我的身体交给了他。我等会就去医院妇科开证明,晚上就将证明拿给你看。”

说完这句话,曹妮就把电话给挂了,而我也有点蒙圈了,曹妮那边是什么情况啊?

按我的推断的话,曹妮肯定是在和她老板通电话了,而她似乎是想给老板证明她不是处女,甚至还要去医院开证明……

曹妮她到底是干什么工作的啊,怎么还要证明这个?

我正寻思着呢,曹妮再一次开口了,不过这一次不是打电话,而是自言自语,我听到曹妮在那喃喃自语道:“可笑,我居然要把第一次交给这个冰冷的玩意,我真的要这么做吗?值得吗?”

沉默了一会儿,曹妮继续自言自语道:“不行,曹妮啊曹妮,为了这份工作,你必须忍!”

刚说完这句话,我突然再次听到了“嗡嗡、嗡嗡”的振动响声。

我又不是傻子,相反,其实我脑子还是蛮好使的,而且我反应快,这下子我就反应了过来。

诶哟卧槽,如果猜得不错的话,曹妮可能还是个处啊!而她之所以网购那振动棒,其实并不是因为她骚,她是被逼无奈的,我估摸着她是要用那根棒子来解决自己的第一次,然后再去医院妇科检查,开证明说自己不是处!

而曹妮之所以这么做,应该是要给她老板证明,我估摸着她老板有处女情结,只玩处女,而曹妮不想被她老板玩弄,所以才想出来这么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想到这里,我突然觉得曹妮没那么讨厌了,甚至说一点都不讨厌了,相反,她令我动容。

我虽然不知道她是干什么工作的,但我寻思她经常穿的性感肯定和她的工作有关。其实她骨子里并不是特别骚媚,要不然她也不会二十岁了还是个处女。

而她为了自己不被老板欺辱,居然买大棒子来这样,不得不说,曹妮不仅清冷清纯,她更是一个坚强的女孩。

滋滋、嗡嗡……

震动声在我耳边继续响起,突然,曹妮“啊!”的叫了一声。

那叫声有点销魂,但我却听出了痛楚,和一个女人的倔强。

说实话,我很想继续听下去,和她一起“比翼双飞”。

但我并没有,我猛的扯开了耳机,然后往曹妮的房间冲了过去。

我要阻止她!

虽然我不是什么好人,之前也一直想报复她,收拾她,但那是基于我认为曹妮是个荡货的前提下的,我现在对曹妮的认知改观了,我怎能让她就这样把自己珍贵的东西给破坏了呢?

而且她这么做,如果是因为我就算了,她这样做居然是为了不被她老板欺辱,那我更是要阻止她了。

我王法看上的女人,只能我自己欺负!

几个健步我就冲出了房间,然后我猛地就朝曹妮的大门撞了过去,同时嘴上喊着“曹妮,住手!”

也许是我当时有点太全神贯注了,或许是我的力量真的很大,只是狠狠的撞了两下,曹妮的房门居然被我一下子给撞开了。

我一个踉跄就冲进了曹妮的房间,映入眼帘的是惊慌失措如小猫般的曹妮……

此时的她只戴了一件紫色的胸罩,黑色的内内也被褪到了膝盖,而她手上那根红色的棒子,更是那样的刺眼……

第3章 我去保护你

看着曹妮手中那粉红色的棒子,我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尤其是目光所及之处还能看到曹妮的大片春光,我更是有点目眩神迷、血脉喷张。

我傻傻地站在原地,再也没了刚才撞门时的底气,只是死死地盯着曹妮那修长雪白的两条大长腿,忍不住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咽了下口水。

而曹妮似乎也懵了,她先是呆呆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啊!”的大叫了一声,赶忙伸手拉过了一条被子,将自己雪白的身子给遮住了。

遮住了身体后,曹妮才开口对我道:“王法,谁让你进来的,你疯了吗?”

当曹妮说完,她才反应过来自己手上还拿着振动棒呢,素来清冷的她难得的两抹香腮微红,露出一丝娇羞模样,然后随手将棒子给扔到了地上。

听着棒子在地上发出的嗡嗡声,我也缓过了神来,我压制着心中的紧张,直接对她说:“曹妮,我也不想多说啥了,你的事我全知道了,我要帮你!”

听了我的话,曹妮一下子没整明白过来,依旧是一脸的娇羞和愤怒,不过这娘们很聪明,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她先是瞥了眼快递盒子,然后用纤细的手指指着我,说我是个臭不要脸的小流氓。她似乎是真急了,胸口剧烈地抖动着,情绪很激动的样子。

我当时也豁出去了,不管咋样,也不能让她把膜毁在工具上啊,老子都没那么高的待遇呢。于是我直接对她说:“曹妮,我知道我偷听你很不对,事后随你怎么搞我,我都没意见。但是现在我真的想帮你,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你们老板是不是想欺负你?你不要怕,我真的是来帮你的!”

也不知道是被我气傻了,还是吓蒙了,曹妮并没有回应我,她只是瞪着她那水灵的大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看,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我肯定要被她打入十八层地狱了。

良久,曹妮才对我说了一个字“滚”。

说实话,曹妮当时的气场还是很吓人的,而我其实也没怎么接触过女人,一时间也有点束手无策,不过我可听说过每个女人都是一座小火山,即使再温柔都有喷发的那一天,更何况曹妮这么个冰美人,我更不能在这个时候刺激她了,暂时最好的办法就是消失,让她消消气。

然后我就拿起地上的棒子就离开了曹妮的房间,不过我没有真的离开,我只是躲在了曹妮的房门口。

约莫过了半分钟,我寻思着她应该没那么气了,衣服应该也在穿了,这才开口道:“曹妮啊,我是真的想帮你啊,我们静下来聊聊好不好?”

曹妮这女人倒不简单,恢复能力很不错,她不像刚才那么娇羞和愤怒了,她用她那一贯清冷的声音轻哼了一声,然后对我说:“帮我?你不是一直想要偷拍我吗?现在又来偷听我,还说帮我,你这黄鼠色狼到底安得什么心?还说帮我,我看你就是想猥亵我!你屡次对我做出这样的行为,让我凭什么相信你?”

被曹妮说成了黄鼠色狼,我并没像以前那么愤怒,也不知道是从哪冒出来的底气,我用很坚定的口气对她说:“我就是要帮你,就凭你住在我家,就凭我是家里唯一的男人,就凭我不想看到你受到伤害!”

说完这句霸气的话,我的手心都渗出了汗,我这是在表白吗?

曹妮没回应我,而我也没再说话,一时间陷入了诡谲的沉默。

过了会儿,曹妮开口了,她的口气依旧冰冷,她先是冷笑了一声,然后才对我说:“男人?不让我受到伤害?你除了搞那些猥琐的事情,你还会干什么?一个学生罢了,你可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老板是谁?”

听了曹妮的话,我愣了一下,诶哟我操,听曹妮这口气,她不会是搞啥贩毒的之类的吧,她老板不会是啥大枭吧?如果是那样,那我可能真的显得很渺小了……

不过我还是硬着嘴问她:“你是干什么的?你老板是谁?不管怎样,我一定要帮你,把我逼急了,我跟你老板拼了!”

曹妮直接对我道:“幼稚,他可是开演艺公司的,黑白两道人脉极广,就凭你,他动动手指头都能捏死你。”

听了曹妮的话,我这才反应了过来,原来丫还是混娱乐圈的啊,难怪经常打扮的那么性感,不过我以前没见过曹妮的戏啥的,估计她也就是个刚入行的不入流的小演员,或者就是个嫩模啥的。都说那圈子乱得很,这下我是领教了,一个老板竟然可以把旗下员工逼成这样,甚至还有只玩处女的癖好,不知道多少美女被那老狗给糟蹋了呢!

说实话,我很想打死曹妮老板那老狗,但我又不是二傻子,曹妮那句他老板动动手指头就可以捏死我,虽然夸张了,但绝对不是危言耸听,就凭我一个没权没势的学生狗,要跟他斗,那就是找死。

我怕了,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底气也没刚才那么足了,我就跟曹妮说,要不辞职不干了,或者报警吧,总不能真的那样吧……

曹妮再次冷哼了一声,叫我别烦她了,让我把东西还给她,然后在她面前消失,她还说如果我再烦她,就给我妈打电话了。

我听得出来曹妮是不想离开公司,或者那个圈子的,每个人的志向不一样,这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也许她有自己大明星的梦想,或许她需要挣钱养家糊口……

我站在她房门口,无可奈何的挠了挠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想帮她,却又不知道如何下手,而我要是再烦她,我还真怕她告诉我妈,或者一气之下立刻搬走。

突然,我脑子灵光一闪,然后对她说:“曹妮啊,你说去医院开个假证明行不行?大不了给医生点钱,反正你不过是想证明自己不是处女,又不是啥大事,应该可以的……”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a/dushi/2017/0615/214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