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国色天香 第5节

点击:


不过,当啤酒瓶子真的碰到了黄武的脖子,我凭借着一丝尚存的意识冷静了下来,我今天是来救人的,不是来杀人的。

所以我稳住了啤酒瓶子,再一次沉声开口道:“小陈,快他妈给我住手,不然老子捅死黄武!”

黄武明显也慌了,他看着我的眼神中划过一丝震惊,然后赶忙开口说:“小兄弟,冷静、冷静,咱有话好好说。小陈,给我停手,快给小兄弟倒杯酒,陪个不是。”

妈的,这黄武不愧是生意人,脸皮也忒他妈厚了,那一口小兄弟喊得真几把亲切。

而小陈也确实没继续打我,不过也没给我倒酒,只是站到了一旁,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一副随时准备出击的模样。

当时的我也不像刚才那么怕了,感受着从额头不断流下的鲜血,闻着那淡淡的腥味,我感觉整个人充满了野性,我颤抖着手,用啤酒瓶子在黄武的脖子上割出了一丝血迹,然后才开口道:“快,快给我女朋友道歉!”

黄武也快吓尿了,其实他这种所谓的有钱人是最怕死的,他毫不犹豫的就开口道:“小妮,哦,不,曹妮,是我黄武不好,我道歉,我给你赔不是,我保证从今以后在公司再没人敢欺负你。”

我依旧用愤怒的眼神看着黄武,然后头也没回,直接对曹妮道:“曹妮,你先走,我等会去找你。”

今天我算是彻底得罪黄武了,等会到底会发生什么状况我还不清楚,所以我必须先让曹妮走。

不过我说完却并没有听到曹妮离去的脚步声,相反,曹妮居然快步走到了我的身前,她抬头看向我,那对水灵的眸子滴溜溜的闪着泪光,也不知道是被我给感动了,还是被眼前这场面给吓到了。

我又对她说了句快走,不过她还是没走,只是站在那看着我,她估摸着是不忍心看我脸上的血水和酒水了,就过来用手帮我轻轻擦了擦,尼玛,曹妮身上有着一种诱人的女人香,闻着这香气我整个人跟磕了药似得,一下子又来了精神,真想酣畅淋漓的和她再大干一场!

不过我知道这种时刻不是我儿女情长的时候,所以我睁着眼狠狠地盯着曹妮,然后怒道:“不想死的话,就快滚!”

没想到的是,从来都很清冷倔强的她,被我这么一吼,眼泪居然突然一下子就掉了出来,也不知道是被我吓着了,还是怎了,难道此时的我看起来就像是一头凶猛的野兽?

曹妮也不是啥矫情的人,最终她还是转身就走了,应该是明白我的用意,不过她在离开包间前丢下了一句话,她说:“王法,我在家里等你,一定要回来!”

诶哟我操,曹妮的一句话让我整个人肾上腺激素上涌,看来今天无论如何老子都要杀出去了,哪怕是断了条腿,残废了,我也要拖着一条腿回家见曹妮一面……因为瞧她这意思,分明是被突然霸气侧漏的我给震撼到了,要对我以身相许了!

等曹妮从包间里消失,黄武赶忙开口道:“年轻人,你女朋友我已经放了,你也可以松手了吧,可别冲动了,这后果是你不可想象的啊。”

我也知道后果不可想象,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得等曹妮安全了再说,所以我依旧死死的握着半截啤酒瓶,约莫五六分钟过去了之后,我心里总算悄悄松了口气,这下子曹妮应该安全了。

可惜,曹妮安全了,我要倒霉了,我脑子飞速旋转了起来,想要为自己想出一个离开的万全之计。

而就在我琢磨的时候,我突然听到门口一阵骚动,我没敢扭头去看,因为我怕黄武从我手底下挣脱,但我感觉的出来,应该来了不少人,把包间门给堵了。

我暗道一声不好,完了完了,十之八九是黄武的人,今天我恐怕不是被打断一条腿那么简单了!

既然如此,那我更不能放掉黄武了,只要黄武这人质在我手上一刻,我就安全一刻。

所以我再次动了动那啤酒瓶子,吓得黄武一个劲地叫我冷静,而我则直接搂住了他脖子,然后转过了身去。

当我转过身,我这才发现门口真的来了不少人,差不多有七八个,把门都堵了,不过他们貌似不是黄武的人,因为他们穿着保安的制服,手上还拿着橡胶棍,显然是这里看场子的。

我操,我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啊。当我看到这些保安,我彻底慌了,腿都有点发抖,膀胱更是一缩一缩的,就差尿裤子了。

就在我惊慌失措的时候,外面突然又传来一句女人的声音,她说:“哪里来的野狗,吃了熊心豹子屎不成,敢在老娘的场子闹事,不知道这里姓焦吗?”

雄心豹子屎……这里姓焦……

本来都快吓尿了的我,在听到这句话时反倒没那么怕了,甚至差点还笑了,不会是来了个神经病吧?

就在我迷茫间,那几个保安突然兵分两路,让开了道,甚至还站的笔直,毕恭毕敬地喊了句:“焦姐好。”

很快,我就看到一个女人走了进来,应该就是那所谓的焦姐了,看来不是神经病,而是个虎女人啊!

等焦姐进来了,我赶忙悄悄瞥她,我这才发现这个女人年龄似乎并不是很大,或者说她保养的太好了,反正我看不穿她的年龄,有点像是二十来岁的御姐,也可能是三十来岁的轻熟女……

而更让我有点吃不消的是,这焦姐居然穿了件旗袍,青色的旗袍,让她的身材看起来是那么的劲爆,简直比曹妮还要丰满!只见旗袍从她大腿那开始就是一道分叉,让她那雪白的修长大腿显得那么的迷人,而更吸引人的则是她胸前了,这旗袍的胸口那有道豁口,露出一丝雪白若隐若现,让焦姐看起来简直是个尤物……性感却不骚媚,妩媚却不放荡……

我有点傻眼了,而那些保安何尝不是,我感觉他们都快疯了,都在用眼角的余光瞄焦姐这尤物,但是却没那熊心豹子屎,只看偷偷的瞄,可憋死他们了。

很快,焦姐就走到了我身前约莫两米的距离停了下来,她看了眼黄武,然后朱唇轻启,直接道:“哟,是黄老板啊,黄老板居然被人给逮了,这可是大新闻啊!”

我去,听焦姐这口气,哪怕是黄武在她面前,她也不需要阿谀奉承?看来这个焦姐不是一个简单的看场子的老鸨子之类的,应该很有人脉,不过她长这么漂亮还性感有气质,认识的大人物多也实属正常,很有可能是个出了名的交际花呢!

我正寻思着呢,焦姐突然将目光投向了我,她那妩媚的杏仁眼真迷人,但却看得我心里毛毛的,有点不敢跟她对视。

很快,焦姐她对我说:“诶哟喂,还是个小崽子啊,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小崽子,敢在我这里动黄老板,你是哪家的大少爷?”

我听不出来焦姐的口气是啥意思,也不知道她和黄武到底是什么关系,想怎么处理我……

我正寻思着呢,焦姐突然声音一冷,直接对我说:“在这里闹事,整的还是咱金碧辉煌的老朋友黄老板,你可有问过我焦姐同不同意?你难道不知道这里姓焦吗?”

听到这我才反应过来,这焦姐和黄武原来是老朋友,在逗我玩呢,草,当时我真想指着她的身体,问她到底哪里“姓交”?

不过我没那胆子,直觉告诉我,今天我完了……

第7章 王法

虽然预感自己十之八九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但至少目前我还站着,所以我就不能放弃抵抗,我得抓住最后一棵救命稻草,那就是黄武。

我握着酒瓶子的手再次动了动,倘若再深一点,黄武恐怕真的就要被割喉了,吓得黄武大气都不敢喘,更别提说话了,因为只要黄武稍微动动,很有可能就残了,所以他只能忐忑地看着我,然后求助地看向焦姐。

而我则适时的用自认最凶狠的口气对焦姐说:“焦姐?我和黄武的事情跟你无关,你不要管太多了。”

听我这么说,焦姐的脸上立刻露出一丝媚笑,很迷人很有韵味,她笑着对我道:“哟,小帅哥看来真的有点背景啊,胆子真不小,给姐姐说说,你到底是哪家的公子哥啊,是富二代还是官二代?说给姐姐听听……”

见焦姐这幅模样,我以为她被我的底气给骗到了,我赶忙将之前吓唬黄武的话再次重复了一遍,我冷冷的对她说:“你管我是谁,我只想说,这里姓焦我知道。但是,不是所有人你焦姐都可以得罪的。再说了,我不想和你有瓜葛,你们让开,我也会主动退离的。”

说完,我就强装镇定的看向焦姐,而焦姐那妩媚的笑容则更迷人了,她甚至还朝我又迈了两步,隐隐间我都可以闻到她身上的女人香了,不是曹妮的那种处女芳香,而是一种熟女才有的诱惑香气。

看焦姐那笑容,我悄悄松了口气,看来在没有弄清楚我背景前,她是不会撕破脸皮的,只要我把时间拖着,想必出去了的曹妮会想法子救我,十之八九等会就有条子来了,到时候我顶多是个拘留啥的,不至于残废或者丢了性命!

我正寻思着呢,焦姐脸上的妩媚笑容突然消失了,然后她直接对我道:“我不管你是谁,有钱的出身也好,有权的人家也罢。再说一遍,这里姓焦,是龙你得给我盘着,是虎你得给我卧着!”

是龙我给她盘着,是虎我给她卧着,我操,这娘们看起来风风骚骚的,说起话来倒是够狂的。

说实话,我有点怕这个焦姐,这种女人就是妖精,是会吸男人精气的,我感觉我整个人在她面前都没了底气。

不过我也知道在这关键时刻不能怂,所以我恶狠狠地盯着她,然后说:“别过来了,再过来我真捅死黄武了。”

见我发狂,焦姐果然停下了脚步,看来他们确实是朋友,于是我赶忙趁热打铁道:“叫门口的人都让开,我要走了,要是不让,我就真捅黄武了!”

本以为焦姐是会让开的,没想到的是她突然玉手一挥,然后直接道:“谁也别让,让他捅!”

焦姐一句话把我给整蒙圈了,我操,这娘们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啊,她丫的到底是啥意思啊,怎么还让我捅黄武了,他们不是朋友吗?

我正纳闷呢,焦姐继续对我说:“小崽子,你捅啊,反正今天你要被打个半死,很有可能小命不保,要是能捅死一个有头有脸的黄老板,你也不亏了。”

我日,也不知道焦姐她是啥意思,反正她说完就在那咯咯的笑着,胸前那饱满的浑圆更是随着笑声一跳一跳的,亏得她穿的是旗袍,还能包裹住酥胸,要是T恤啥的,那大白兔还真得跳出来!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a/dushi/2017/0615/214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