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都市古巫

点击: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即为玄门。
玄门五术:山、医、命、卜、相。
精其一者,足以史册留名,传名千古。
精研相术占卜看相、堪舆风水寻龙点穴、画符摆阵斩妖除魔已经OUT了。
且看传承金篆玉函,拥有大巫血脉的刘子棋,精修玄门五术,体悟古今之变,重续巫者传承,傲视玄门世间。

第一章一个做了十三年的噩梦

一座高耸入云的巍峨大山在白云笼罩下若隐若现如在天际。

山顶一座由无数巨大赤红色石块砌成的神庙在云腾雾绕下难以完整展现它的容颜。

突然,从天际飘来了大片的乌云。漆黑如墨的云层与大山顶端的白云交融在一起。

随后,乌云密布,狂风大作。

山中那些数人才能合抱的大树都开始在风中摇摆。接着,一道道闪电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雷声好似一柄晃着寒光的匕首划破了漆黑的天空。

紧接着,地面上出现了雨点,很快,雨越下越大。顷刻间,牛毛般的细雨变成了豆大的雨珠,从天上倾倒下来,暴风雨露出了它那狰狞的本面,猛烈的狂风,滂沱的大雨,这似乎是暴风雨想把这个世界毁灭的先兆。

暴雨中一道闪电划破天际,带着一往直前毁天灭世的滔天气势,直击在山顶那座赤红色的神庙上,漫天电芒围绕着神庙的石壁四处游走,最后随着石壁上数根手臂粗的铁链直入庙前的一个深潭当中。

十八条十数米长,水桶般大小的巨蟒如蛟龙戏海一般在潭水中翻腾缠绕,深潭在巨蟒的翻滚肆虐下涌起漫天大浪,倾盆而下的暴雨仿佛是连接天地之间的桥梁,使得峰顶上的深潭与天上漆黑如墨电闪雷鸣的乌云连成一片。

神庙前,几个身穿灰色麻衣的少年如山岳一般屹立在暴雨中,庙中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脸上带着一副玉石面具,手执近人高的赤色法杖,指了指不远处的深潭。

“去吧!”

刘子棋深吸一口气,调整一下自己的呼吸,手握一柄黑色短剑,突然俯冲向深潭,在潭边跃身而起,双手张开在风雨中仿若一只夜枭直扑深潭。

“唰!”

“啪!”

一阵短剑划空声之后,一颗巨大的蛇首飞天而起,带着漫天喷洒的鲜血跌落在神庙门前。

屹立在雷神庙前的几名少年双目神采奕奕,透过眼前如珠帘般的暴雨,看着在雷雨交加中,踏着深潭中的巨蟒蛇身飞腾跳跃,手中短剑不断挥舞,发出阵阵划空声的那道身影。

“嘶……!”

巨蟒那令人胆寒的嘶嘶声不绝于耳,一条被短剑划伤的巨蟒在潭中凭空直立起硕大的身影,就如同一颗参天大树在水中拔地而起,还未等巨蟒完全立起来,就被一道划空而过的漆黑剑影直接斩成两段。

雷声!

雨声!

风声!

嘶叫声!

划空声!

交织在一起,就如同来自地狱的嚎叫!在神庙前的深潭中掀起阵阵腥风血雨!

刘子棋在短短一炷香的时间连斩十七条巨蟒,即使以他那过人的体力和实力,也不由感到一阵气短,在潭中飞腾的身影下落时稍作停顿,顿时被躲藏在巨蟒尸身下的最后一条巨蟒腾空咬住手臂。

“等的就是你!”

刘子棋见状怒喝一声,手起剑落,一道黑光闪过,巨蟒那庞大的蛇身从空中跌落潭中。

跃出深潭的刘子棋浑不在意依旧咬住他手臂的巨蟒蛇头,圆润的脸庞如同峰顶上的岩石一般,在风雨中没有半丝波动。

走近神庙,刘子棋握剑的手反手一挥,切断死死咬住他手臂的蛇头,只见麻衣下的手臂没有半分损伤,仿佛刚才巨蟒咬住的不是他的手臂。

神庙中的老人在面具的遮挡下看不出任何表情,正当刘子棋想要上前走进神庙的时候,突然神庙中的老人手中法杖一挥,刘子棋眼中一道亮光闪过,一股让他难以承受的压迫感迎面袭来,顿时全身骨头发出阵阵断裂般的响声。

“啊……!”

刘子棋大汗淋漓的从床上猛地坐起来,黑暗中微微发胖的身影坐在床上不断喘着气,黄豆般大小的汗滴,从脸上顺着脖颈一直流到身上,梦中那令人心悸的感觉,随着他的清醒渐渐平缓了下来,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一口喝光杯中的水后,起身走向浴室。

任凭莲蓬头上的冷水喷洒在他头上,深吸一口气后,刘子棋不由回想起梦中的点点滴滴。

这是一个他做了十三年的梦,每年七月的十五号,这个杀蛇的噩梦就会出现一次,十三年来从无间断,简直比女人每个月的那几天来的还要准时,梦中的一切在脑海中是那么的清晰,仿佛那一切只不过是在昨天才发生的一般。

第二天一早。

刺耳的电话铃声在卧室中响起,睡的迷迷糊糊的刘子棋伸手摸索着拿起电话。

“喂!”

“子棋,我是二贵,你小子干嘛把手机关了?昨晚到了一批好货,要过来看看吗?”二贵那边似乎说话不大方便,话筒中传过来的声音非常小,刘子棋听了半天才听清楚。

“老地方,我马上过来!”

刘子棋说着跟二贵确认好见面的地点后,急忙起身捞起扔在卧室地毯上的衣裤迅速穿上,简单的洗漱一下后就直接下了楼。

黑色的大切诺基一路疾驰驶向城东郊区的刘家村,刘子棋跟二贵约好的老地方就在刘家村,刘子棋家的老宅。

宜城城东的刘家村并不大,只有几十户人家,相传刘家村众人的先祖是明初的刘伯温,虽然没有证据证明这个传说是否属实,但是刘家村数百年来传承下来的玄门术数,确实不凡,村中几十户人家大多精通各种风水占卜等玄门术数,因此刘家村一脉在玄门之中也颇有地位。

刘子棋的父亲刘云虽然也精通玄门术数,但是却没有像刘家村其他人一般搞咨询公司给人看风水占卜看相算命,而是在宜城和平路的财神庙旁,开了一家专门贩卖玄门法器的店铺。

随着改革开放后有钱人渐渐增多,相信风水之说的人也多了起来,玄门法器的需求逐渐兴旺,再加上多年来刘家村外出的众人,在全国各地都已经闯出了一定的名气,平日需求的各类法器他们也一般从刘云的万宝轩进货,因此万宝轩对法器的需求极大。

二贵全名叫张二贵,他是刘子棋的高中同学,高中毕业后刘子棋考入了燕大历史系,而成绩不佳的张二贵毕业后跟着他叔叔做起了古玩生意,说是古玩生意,其实也就是二道贩子,他们负责收别人挖墓倒斗出来的古玩,然后找买家脱手,赚的是中间的差价。

一些古代墓穴中,时常会有品相不错的风水法器,因此张二贵收到有什么好货,都会打电话给刘子棋,毕竟刘子棋家的万宝轩是整个宜城地区最大的法器店铺,任何倒斗出来的法器经过万宝轩一处理,又能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全国市场上,根本就不用担心出任何问题。

刘家村众人在外有了一定经济基础后,由村委会组织村民共同出资,全面修缮了刘家村所有的老宅,村里也请了专业的物业公司负责村里的安全卫生等工作。

因此虽然刘家老宅近十年都没住人了,却也坚固如旧随时都能入住,再加上刘家村的人大多出门在外,除开不愿离开刘家村的老人外,几乎没什么人,偏僻人又少,是一个不错的碰头点,刘子棋就把他与张二贵交易的地点定在了刘家村的老宅。

大切诺基开进刘家村,几十栋明清时期的老建筑跃然入目,古朴的建筑和青石板铺就的道路,古色古香的整体风格突显的整个村庄古韵十足,一条小河在村前绕村而过,村后是一座颇高的大山,大山两侧连绵不断的山岭则如同两条护卫村庄的蛟龙,前有照后有靠,在风水局中是上佳的风水宝地。

车子开到老宅前,一辆白色的丰田霸道已经停在门口了,张二贵那剪着平头的黝黑大脑袋从霸道中探出来,朝着刘子棋笑了笑后,这才开门走出驾驶室。

“你们村的空气真好,听说有个北方来的地产开发商,出资一个亿想买下你们村的地搞开发,是不是真的?”二贵打开霸道的后尾门,抱着一个大纸箱子走进刘子棋家的老宅后笑着问道。

“好像是吧!后来听说村支书坐直升机从粤州赶回来,亲自与那个开发商聊了会后就再没下文了。”刘子棋说着关上老宅的门,打开纸箱小心的翻看着纸箱中的各种古玩。

“一个亿就想买下刘家村这块风水宝地,那人脑袋被驴给踢了不成?难道他都不知道刘家村随便走出一个人,只怕身价都不低于一个亿。”二贵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看着不断翻看东西的刘子棋讥笑着说道。

刘子棋对二贵的话不置可否,虽然刘家村的人身价都不菲,但是跟外人谈论这些显然不太好,况且二贵做这个买卖,身边都是些三教九流的人,万一从二贵嘴中说出一句半句他在这里闲聊说的话,只怕用不了一天就会衍生出无数个版本,传到宜城行内人的耳里。

咦!刘子棋突然看到纸箱中竟然有一个和田玉葫芦挂饰,玉质虽然不算上乘,但却是开过光的老物件,刘子棋甚至能感觉到玉葫芦上还有些许灵气波动,葫芦上天然的花纹形成了两条类似金鱼一般的图案,凸显在葫芦壁上活灵活现。

整天跟法器打交道的刘子棋知道,这个和田玉葫芦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开光法器了,而是具有灵气的高档法器,虽然还比不上法宝,可在玄门中人眼里也是无价之宝。

特别是‘葫芦’与‘福禄’谐音,不仅具有增福延寿,预防疾病的功效,还是驱魔辟邪的灵物和保宅护家的吉器。

第二章挑衅警花

“这箱东西我都要了,一共多少钱?”

刘子棋没有再翻看箱子中其他的物件,只凭这个玉葫芦就值了,更别说这箱东西都是二贵挑选出来的,虽然在古玩市场上值不了什么钱,但在玄门中人眼里,这些可都是好东西,因此每回刘子棋只要看到有好货,给出的价格都不低,这也是张二贵愿意费心替刘子棋找这些货的主要原因之一。

“这么快就决定全要了?难道又发现什么好东西了?”二贵在这个行当里混饭吃,如果没几分眼力只怕被人卖了都还不知道,见刘子棋只是翻看了一会就决定全部买下,心知对方肯定发现了什么好物件。

不过他是在古玩行业里混的,对风水法器没有研究,更没路子销售,因此也不计较有好货被刘子棋吃下,只要刘子棋给他的价格能让他满意,刘子棋赚了多少钱他也管不着。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a/dushi/2018/0614/299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