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我的女神是只猫

点击:
遇到一只小女孩,她说自己叫“南猫猫猫猫猫”,是一只猫,正在寻找自己的大将军,征服地球,奴役全人类!

第一章 遇到猫

草地的嫩芽呈现出娇柔的绿黄色,灰色的大理石墓碑整整齐齐的铺开,砖石小道交叉穿于其中,三三两两的大树枝叶茂密错落在四角。

唐安躺在草地上,仰头看着那只盛气凌人的猫,它蹲在墓碑上,毛色极其雪白,在阳光的照耀下尤其发亮,毛发的尖端仿佛凝聚着点点金光似的。

猫正用一种审视的眼神打量着他,神情有些严肃,一动不动的样子,还有些呆呆的,看的久了,就觉得尤其的可爱。

唐安打了个哈欠,眯着眼睛坐了起来,拿出一瓶牛奶,将吸管插入牛奶盒里,然后放在猫的爪子前。

猫那盛气凌人的样子这才稍微收敛了一点,眼睛闪闪发亮起来,侧头看了看唐安,尾巴摇了摇,抬起爪子捧住了牛奶盒,慢慢扭动着身体,将屁股对着赵安,然后才叼住吸管喝起了牛奶。

唐安饶有兴趣地看着,毫无疑问这是一只十分聪明的猫,而这些通人性的小动物做出一些人性化的动作和表情时,总会让人觉得十分好玩。

记得第一次遇到这只白猫是三个月前了,当时唐安并没有太留意,只是觉得那柔顺的毛发,毫无戒备的姿态,还有干干净净的爪子,都不像是在外流浪的野猫,养尊处优的模样儿倒像是个女王。

后来总来这里,总能够看到它,渐渐地就确定了它大概是没有主人的,有一次唐安在喝牛奶,它走了过来看着,于是唐安就倒了一些牛奶在它身前,它却流露出不屑一顾的神情,眼睛鼓鼓的隐隐有些愤怒,唐安想起一些调教的好的宠物特别爱干净,会有饮食习惯上的一些讲究,于是把牛奶盒子放在它身前,猫却依然高昂着头不屑一顾。

唐安第二次来的时候,没有把自己喝剩下的牛奶给它,而是把刚插入吸管准备喝的牛奶盒子放在它身前,本来只是想逗逗它,没有想到它却咬着吸管喝了起来。

于是每次唐安来,都会带些牛奶和零食喂喂它,这只猫总会在唐安来了之后出现在附近,唐安心中有些奇怪,它似乎并不是公墓管理人员养着的宠物,搞不清楚它的来头。

唐安有时候也想过要带它离开,但因为不确定它到底是流浪猫又或者是附近人家养着的,这样的念头也只是想想就作罢了。

日头西斜,墓碑落在地上的影子拉长了许多,唐安摸了摸猫,然后低下头去,轻轻地抚摸着墓碑,一会儿站起身来,将自己留下的一些垃圾清理干净,朝着猫招了招手,转身就往公墓外走去。

“站住!”

唐安刚刚转身,就听到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声音娇柔而动听,带着些稚嫩,更多的是颐指气使的感觉,于是显得格外骄傲。

声音还是挺好听的,只是怎么会突然出现一个女孩子,声音很近,似乎就在自己身后。

仿佛是突然出现的一样,唐安惊讶地发现那只蹲着的猫不见了,站在墓碑上的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她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裙子下摆有着精致的镂空蕾丝,两条绣着神秘符文的金色绶带绕过她洁白纤细的脖颈垂在了胸前,长发在轻风中摇摇摆摆,一丝丝地从身后晃入了唐安的视线之中。

优雅而美丽的少女,神情是骄傲的,冷漠的,唐安微微张着嘴,第一次见到如此精致的女孩子,那白皙细腻的肌肤,毫无瑕疵的感觉让人怀疑她是一个精雕细琢的人偶。

只是她的头上,戴着一个黑色的老虎帽子,有点儿像周星驰版《鹿鼎记》里韦小宝出场戴着的那个一样,顿时就把她那份傲慢的气质在唐安心中破坏的干干净净。

“有事?”唐安疑惑地问道,当然疑惑的不只是她为什么叫住他,他疑惑的是她怎么凭空出现在这里,还有那只猫呢?

唐安眼角的余光里,那只猫真的无影无踪了,刚才一点动静也没有……不过猫这种小动物,本就来去无踪,也不奇怪。

“你的零食和牛奶很好!”小女孩伸出一根细细的手指指着唐安,然后手指慢慢落了下来,指着唐安没有吃完准备带回家的零食袋子。

“哦……”唐安拖长着声音,然后点了点头,恍然大悟地笑了起来,“那只猫是你的吧,它挺爱喝牛奶的,零食吃的也不少,尤其是吃瓜子的时候,速度比我快多了。”

看来那只猫就是这个小女孩的了,想想那只猫盛气凌人的样子,那雪白的毛发,感觉倒是和这个小女孩挺搭调的,果然是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宠物。

“我就是那只猫!”小女孩收回手指,指着她自己,“我是来自兽灵帝国的王,怎么样,害怕了吧……不过你不用害怕,我会回报你敬献的食物,可以赐予你强大的力量!”

她的声音十分清脆,有点儿像唱歌一样带着点余韵的尾声,听起来有点得意洋洋的样子,那眼神里闪动着的光泽似乎在期待着唐安露出受宠若惊的表情,然后跪拜在她裙子下等待她的恩赐。

阳光渐渐变得弱弱的,却有些明媚的气息,唐安笑了起来,毫无疑问这个小女孩是十分喜欢着她的猫的,大概是好不容易找回了她的猫,用这种孩子气的方式表达她的谢意吧。

和小男孩喜欢含着奥特曼超人之类的口号觉得自己威风凛凛本质上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于是唐安嘴里发出了笑声,摇了摇头。

唐安的反应出乎她的意料,小女孩的眉毛挑了挑,微微抬起了下巴,然后偏了偏脑袋,皱着眉头,“难道你不想要强大的力量吗?”

“谢谢了……你还是快点去找你的猫吧,它好像又不见了。”唐安摆了摆手,很想拍一拍这个小女孩的头,想必她的帽子一定软软的摸起来很舒服。

小女孩抬起头来,仰望着远方的天空,似乎那夕阳的光线也刺痛了她的眼睛,下定了决心似的,她摘下了头上的帽子。

唐安感觉眼前一片黑色的流光,那浓密而长的发丝从臀线下摇摆起来,充斥满了唐安的视线。

“断水与流光,前行后退之间,孤独与优雅的骑士,斩断流萤的猫爪,赐予犬将军荣耀的真灵!”

小女孩清亮的声音响起,犹如划破月色的夜莺歌声,悦耳而缠绵,唐安却只觉得略微有些眩晕,然后一个不留神,小女孩那挥舞过来的手指就在他脸上划了几条印子。

“你干什么?”唐安吃惊地捂着脸颊,感觉有些痛,似乎被抓破了皮,这个小女孩似乎真的以为自己是只猫了,不然怎么会挠人?

小女孩只是看着唐安,静默的神情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发生似的,但是毫无动静的唐安似乎让她失望了,皱着眉头放下了手。

“小妹妹……我不和你计较,但是你这样做是不对的,以后别这样了。”唐安叹了一口气,算了,懒得和这种陷入幻想的小女孩计较了。

唐安不再迟疑,快步走出了这个公墓。

第二章 租房子

在外边等公交车的时候,那个小女孩并没有追出来。

唐安不禁想,也许下次来的时候,那只猫就不会再出现了,应该会被这个小女孩关在家里了……也不知道这只猫怎么会在这里呆了三个多月,而这个小女孩能够找猫找到这里来,也算厉害了。

摸了摸脸,唐安有点儿郁闷,不过算了,他本就是个大度的人,更何况对方只是个小女孩,既然不打算计较了,就不会再放在心上。

一个老人上了车,唐安站了起来,让了座位,老人夸赞唐安是个好小伙,唐安微微笑说自己就要下车了。

唐安在下一个站下车,往前走了几步,沿着爬满蔓藤的栅栏往里走去,这是一条铺满了青石的巷子,古色古香的窗棂和高翘的檐角带着独立特性的气质,隐藏在现代都市中,让人恍惚突然迈入了清净的古镇。

唐安走到一个院子前,打开门,看了看那发亮的门环,略一思索走了进去。

这里是唐安的家,从小到大自己一直生活在这里,也是母亲留给自己唯一的遗产,在寸土寸金的中海市中心,这样一个院子的价格不菲,如果唐安卖掉这个院子,他马上就能够成为富翁。

可是唐安不会卖,这是母亲留给自己的遗产,有着他从小到大的记忆,这里每一个角落,每一个零零碎碎的小东西,都会让他想起那一幅幅温馨而幸福的画面。

母亲去世了,再也见不到她了,但是唐安不会再让留着她气息的这一落院子也离开自己。

院子里有天井,天井旁边有摇椅,旁边是两层的小楼,唐安上楼,拿了两个铜铃,在铜铃上系了红色的花纹布条,然后将这两个铜铃挂在了大门的门环上。

和都市里那充斥着燥热的喧嚣的空气不同,这里四处点缀着绿色,深呼吸一口气,就能够感觉到自己一天在外吸入的浊气都被清洗的干干净净了一样。

唐安坐在摇椅上,有点儿发愁,母亲去世后,一直照顾自己的婶子也回去老家了,从此以后自己就要开始独立生活了,自己照顾自己倒也没什么问题,关键是独立生活还意味着他要自己养活自己了,母亲除了留下这栋房子,并没有给他留下一个可以足够他衣食无忧的银行账户,所以他必须自己赚钱。

对于一个十七岁的少年来说,要在中海这样的高消费城市养活自己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他自己的银行卡里还有一万出头,但是这是要在开学缴纳学费的,等开学了这笔钱就会花的七七八八。

唐安没有太多头绪,虽然听说婶子老家有一些母亲的亲戚,但是唐安不打算去找这些并没有什么联系的亲戚帮助。

求人只能得一时帮助,总不能一直找人帮忙吧,唐安是一个有骨气的人,在他的感觉中,母亲和那边的亲戚十分疏远,唐安自然也不会对这些亲戚有什么亲近的感觉。

看来只能按照母亲原来说的那样,把院子里空置的房子租出去……母亲原来一直就有这么个打算,她说母子两个住这样大的院子有点儿空荡荡的,虽然唐安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他还记得小时候,在这样大的院子里躲猫猫,是有多少让人难以寻找的藏身地点啊,可惜啊,无论自己躲在什么地方,母亲总是能够很快地把他找出来,然后把他高高举起来。

可惜啊,长大了以后,就没有再玩这么幼稚的游戏了,唐安的眼睛有些湿润,从躺椅上站了起来,回到自己房间里,用毛笔在白纸上写了一张出租的告示,然后把告示贴在了自己的房门上。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a/dushi/2018/0622/301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