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花都暗侠

点击:
白天,他是略通武技的小小白领;晚上,他是惩恶扬善的异能高手;
经历情感变迁,让他放开怀抱,放纵花丛;面对权利腐败,让他纵横黑暗,地下执法;
看小职员张平如何组建强有力的地下网络集团,又是如何一步步启开仙道之门。。。。
快感无限,yy有理,让你我轻松入梦。。。。

第一章 订婚宴

六月的中海,梅雨肆虐。每天都雾蒙蒙阴沉沉的,闷热的天气让所有的人心情都没法畅快起来。每日里汗津津的,好不憋闷。只有狂风暴雨的降临,似乎才能将心里的烦躁发泄出来。

凝聚许久的暴雨刚刚暂停,远处东方明珠的尖顶上已是闪电不断,却是开始重新聚集新一轮的力量了。

乘着骤雨初歇,三三两两的行人重新回到了人行道上。聚集在公交车站躲雨的人群正想散开,一辆黑色小汽车急驶而过,恰好碾过前边的水坑,顿时惹来了一阵痛骂。

张平的裤子也不例外,被突如其来的脏水逮个正着。

TMD,哪里来的鸟人,那么宽的路不走,偏偏压水坑,有机会再收拾你。张平低声暗骂一通,努力睁眼望过去,却只看到了一个168尾号的车牌号码。

旁边避雨的人也怨声载道,一个年轻人边骂边羡慕的说:kao,又是宝马,现在有钱人怎么这么多,下雨天不在家呆着,出来祸害百姓,真不是东西。

张平笑了笑,回应说:做人不厚道,迟早是要遭报应的。再牛,说不定哪天就哏屁朝凉了。

大伙哈哈笑了起来,这个时候,几辆公车前后开到,人群顿时雀跃了起来,蜂拥而上。

下了车,转过一条街道,正是此行的目的地-红塔大酒店。看着前面稀疏的行人,张平的嘴角抽了一下,心里琢磨着这次暴雨会不会让老同学的订婚宴失色不少呢。

心中猛的一动,觉察到后面有人正在疾步向他靠近。于是暗自盘算着,突然往旁边一闪,一个身影往前一个踉跄,差点滑倒在雨地里。张平赶忙拉住她的胳膊,哈哈大笑。

“讨厌,每次你都这样,真怀疑你这家伙是不是背后长了眼睛。怪胎”穿着一件白色罩衫式洋装的王岚俏生生的站到了面前。

还没等张平说话,王岚拉着他上下打量几眼,指点着张平的裤脚扑哧笑了出来。张平脸一红,是哦,刚才被那辆宝马搞的,暗自又骂了几声。

“哎,你也真是的,这么久不见,好不容易参加老同学订婚,你居然搞得自己脏兮兮的,多不好意思。”

“别提了,倒霉透了。也不能怪我,都怨妮妮不好,挑来挑去居然整这么一个鬼天气。谁让我没钱坐宝马呢,只好做个落汤鸡了。”张平大大咧咧的说道,接着好像想起来什么,反问道:“对了,不是都说你要出国了吗,怎么今天冒出来了,还像个幽灵一样吓我一跳。你那位呢,今天没送你?”

“哼,别提了,倒霉透了,说起来就郁闷,改天再说给你听。”说着说着两人走进了酒店的大厅。

刚进入大厅,一个庞大的拳头飞了过来,直接打在了张平的胸膛上。“你小子多久不露面了,是不是跑到哪里寻花问柳了”接着一张胖脸又嬉皮笑脸的瞥瞥王岚:“啧啧,怪不得,原来是被王大小姐金屋藏娇了,哈哈”

王岚脸红了一下,反而挽紧了张平,娇笑着说:“是呀是呀,谁像你莫大头,一个人孤单寂寞的滋味是不是不好受呢?”

张平嘿嘿奸笑两声,凑近了王岚的脸庞,说:“就是,大头,看我们小两口先表演一个香吻先。”王岚赶忙逃窜,娇嫩的面庞顿时一片潮红,顿时引发哄堂大笑。

张平和莫伟,李蓝星都是复华大学计算机系的毕业生,当年在一个宿舍里面摸爬滚打。而王岚和孙妮却是共济大学建筑系的高材生。大三的时候两个宿舍搞联谊,从此大伙的关系日渐亲密,尤其李蓝星和孙妮两人更是难解难分,直到毕业后居然还是每日里黏在一起。一直拖到了三年之后才搞这个形式化的订婚仪式,已经是让大伙大跌眼镜了。不过也正是这次订婚,才让好久不见的众人感觉很是兴奋。

莫伟身材魁梧,硕大的脑袋上挂着一副金丝眼镜,显得不是很合拍。不过这位老兄却是鼎鼎大名的计算机高手,在学校的时候没少帮助张平度过难关。毕业后直接进了鼎鼎大名的微华公司,已经成了其中一个项目的技术大拿。李蓝星一直没离开学校,今年已经是保送博士,接着作为交换也要赶赴美国留学了。这也是为什么孙妮非要结婚的原因。

相比较来说,张平混的很一般,不过却很逍遥。毕业后的他并没找工作,而是直接跑到了西藏,足足待了两年多。回来的时候胡子留得老长,浑身都散发出了酥油茶的味道,当时就熏得莫伟哭爹喊娘的。接下来张平又恢复了理智,在一家不大不小的软件公司干起了软件测试的工作。

订婚仪式不是很隆重,但却很正式。李蓝星和孙妮的家庭条件都很不错,在中海应该也算是根深叶茂了,所以双方的家长以及亲朋好友来了不少,觥筹交错间,笑声不绝于耳。

看着孙妮和李蓝星忙东忙西,旁边的莫伟也不甘寂寞,正抓紧时间和身边的一个小姑娘套近乎。别看头大,里面的货色还真不差,莫伟的口才也很不错,三下两下的把小姑娘说的花枝乱颤,看样子还真有戏。而王岚也早就和其他的女同学叽叽喳喳去了。

张平心里突然觉得有点厌烦,站起身离开了座位,端着一杯红酒在角落上找了一个沙发坐了下来。闭上了眼睛,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两年前的情景。

也是一个婚宴,却是在西藏,张平穿着一身藏袍,盘腿坐在一群牧民当中,饶有兴致的看着新郎官扎莫拉西在给父母献哈达。新娘是当地有名的美女,扎莫拉西不知道费了多少功夫才追求到手呢,这时候乐得两只眼睛都眯缝起来了。看着他牵着新娘步入洞房,张平的心里也乐滋滋的,因为扎莫拉西就是他的师兄,两个人都是老藏僧息敏的徒弟。这次张平来西藏就是为了寻找这个师兄,足足找了两个月才找到,没曾想碰上的是这样的喜庆场面。

乍一看到张平手中的铃铛,扎莫拉西异常的激动。自从十年前息敏师傅离开,他再不也曾想到还能看到这个铃铛。更没想到的是,拿着这个铃铛的居然是个汉人,而且看上去还很年轻稚嫩。扎莫拉西将张平带到旁边的房间,询问他和这个铃铛是什么关系。

自小张平的父母就信佛,那还是初三的时候,有次带他去一家寺庙还愿,当时主持正和一个西藏的喇嘛谈话,小张平看着老喇嘛的佛珠很好玩,就悄悄的转到他的身后抚摸着那滚圆滚圆的佛珠。

张平的父母唯恐大师生气,连声呵斥。不过老喇嘛却并不生气,反而摸着张平的小脑袋问道:“喜欢这个佛珠?”

说也奇怪,平时颇有些腼腆的张平居然毫不迟疑的说:“恩,我喜欢。凉凉的,真舒服。”

晚上吃斋的时候,老喇嘛特地将张平叫到了自己的跟前,悄悄的让他晚饭后来找他,说是要给他一个很好玩的东西。

这时候的张平早就向往着一些电视里面的武侠系列,这会自然浮想翩翩。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小家伙瞒着父母偷偷的溜到了老喇嘛的房间。

果不其然老喇嘛送给他一个玩物,却是一个小铃铛,上面六个大字嗡、嘛、呢、叭、咪、吽。老喇嘛让张平坐在自己的面前,微笑着对他说:“孩子,你我有缘,我就再教你一套强身健体的法门吧,恩,姑且就叫他天星功吧。”

张平喜出望外,赶忙点点头。老喇嘛伸出干瘦的手掌抚摸着脑门念念有词,只有短短的几段话,不过却是需要一些相关的动作来配合的。

张平原本就比较聪明,很快就掌握了其中的奥妙。老喇嘛待他休息了一会,继续说道:“孩子,四年后你可以到中海龙华寺来找我,如果届时我们缘分未尽,也是我的福分了。”

接下来的四年里,张平每天都练习着天星功。不过却也没有达到心目中那种内功高手的境界,仅仅是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非常匀称,好几天没有睡觉都不会感觉到疲乏。此外就是他的身体感觉很轻,目光也变得异常的锐利,手脚自然也是很快。

四年后,张平如愿考入了复华大学。然而当他来到龙华寺的时候,失望的从主持晓月和尚的口中得到了老喇嘛涅槃的消息,晓月主持告诉他老喇嘛叫做息敏,别离人世的时候转告他,让他有兴趣的话可以拿着那个铃铛到西藏找他的师兄扎莫拉西。

扎莫拉西听完后沉思片刻,回到里屋拿来了一个包裹递给他,说:“这是师傅留给我的,他说如果有人拿着这个铃铛过来,就说明他老人家已不再留恋人世了,让我替他转送给你。”

张平打开包裹,里面是两本经书:《藏秘心经》,《大手印精要》。不由得心中狂跳,这不是很多小说影视剧中的传说武功“大手印”吗?

正文

第二章 黑衣女人

张平手上就不自主地颤抖了起来,扎莫拉西微微一笑,说:“按理说,你就该是我的师弟了。不过看你的情形却是对师傅的情况并不是很知情,不知道你现在都学会哪些功夫了?”

张平黯然低下了头,失望的说:“师傅只是教了我一个晚上而已,现在我的感觉只是比普通人更为敏锐罢了。不过。。。。不过现在不都已经是现代社会了吗,怎么还有这传说中的武功呢”

扎莫拉西哈哈大笑,拍拍张平的肩膀说:“其实这个江湖从来都没有消逝过,只是随着枪炮的盛行,武功一道才慢慢销声匿迹了。不过五湖四海可大了,藏龙卧虎的人自然更是不计其数。兄弟,虽然你没有正式拜师,不过有了这个铃铛,也可算作师傅的关门弟子了。嘿嘿,你先看师兄给你表演一个戏法。”

张平疑惑的看着扎莫拉西,只见他慢慢的伸出手掌,按住桌面上的一个不锈钢茶杯,冲着自己笑了笑,双眼微闭。张平再次看向茶杯,两眼顿时瞪得溜圆,原来那个茶杯已经开始慢慢的变矮,不一会在扎莫拉西的手掌下茶杯已经成了一个圆盘。

“师兄,你。。。你怎么做到的?”

扎莫拉西并没回答,而是和家人打了一个招呼,将张平带到了里屋。掀开床板,在旁边摸了一下,大床嘎吱作响,中间出现了一个圆洞。转身拍拍已经发傻的张平,示意和他下去。张平望望下面漆黑一片心头不由涌上一丝恐惧,稍微迟疑片刻,颤抖着尾随着师兄走了下去。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a/dushi/2018/0624/30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