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乡村乱情

点击:
之所以喜欢《乡村乱情》这篇小说,最主要的就是小说紧紧围绕三条线,描写合理而紧凑。
第一条线,是胡秀英作为一个传统的妇女(至少开始是),想做好太太、好母亲,但是命运逼得她不得不沉沦。家庭负担、生活的重担,压得这个妇女喘不过气来。为了孩子们,还差1000块钱的学费,她去找厂长要求预支工资,可是厂长看中了她的美色,不得已,生命中的第一次出轨开始了,这是一次无奈啊,可以说是生活所迫,接着一发不可收拾,为了钱她委身张桂龙、王经理,为了钱她不惜去找长途司机,还是为了钱,她落入了公安局长公子的彀中。

第二条线,是胡秀英作为一个熟年女人,她的端庄背后,其实藏着一颗放荡的心。作为母亲,胡秀英相夫教子,但是,一次偶然的巧合,使他和二儿子发生了性关系,并由此不能自拔,引发了家庭的乱伦序幕。如果说第一次和小雷在小树林是意外的话,那么第二次在家里的仓库就有了一些放纵,到后来简直就是放荡了。第三次见到儿子时已经完全放开、完全沉浸在这个游戏中了。

第三条线,是胡秀英的二儿子小雷乱伦的线,如果说前两条线是感情变化线的话,这条线就是情节发展线,由小雷的乱伦故事穿针引线,不仅引出了小雷和胡秀英的乱伦,发展了小雷的妹妹小彩的乱伦,还牵出了小雷和大伯母、堂哥、堂嫂的乱伦,改变了过去小说一条线到底的写法。尤其是小雷和小彩的乱伦,应该是具有标志意义的,使故事不仅在母子乱伦的层面,更到了兄妹乱伦的层次。

乡村乱情第1部

第01章

45岁的胡秀英正为明天四个子女的学费烦恼,老公李克虎是个老实巴巴的种地人,上有70多岁的老父与老母,下有四个都还在上学的儿女,一家的生话费用都只靠胡秀英一个人的工资维持着。

胡秀英在市内的一家私营纸盒厂上班,每月的工资才1500块,一家老少全靠她这点工资过活,怎么够呢,所以他们家背了一身的责。

明天,还差1000块钱的学费,因为子女们明天开学。

大儿子李小刚22岁,留了一级,现在上大三。

二儿子李小雷19岁,在上高中。

三女儿李小彩17岁,也在上高一。

小儿子李小志15岁,在上初中。

这样的一串儿女一年的费用可多了,不是一般人家能担当的起的。不说他们家只靠胡秀英一个人这点小小和工资是远远不够的。

晚上,胡秀英睡在床上翻来复去怎么也睡不着,越想越烦恼,不知不觉暗暗哭泣着。

睡在一边的李克虎把身子转过来,说道:“明再去借借吧,哭也没什么用呀。”

胡秀英可实是急了,边哭泣边道:“借,借,每次都是我借,我一个人养着你们一家人,别人只知道我只借不还钱的,谁还借我们呀?”

“唉”克虎拍了拍自已的头,苫恼的道:“我真没有啊。”

胡秀英对老公还是忠情的,女人嘛,嫁狗随狗,嫁鸡随鸡,这时一看老公这样子,反而还倒安慰起他来:“克虎,别这样好吗?我明天想想办法,再去借借,儿女的学费一定要交的啊,不然他们长大没有象你一样一辈子呆在家里种地呀,”

女人的心还是柔的,她只要自多吃点苦,也不让老公子女爱一点苦。这就是女人。

李克虎一听,激动的直流眼泪,感激的道:“秀英,我一阵子也会感激你的,你真是我的好妻子,我不知前世修来什么福,能取到你这样的好老婆,”

胡秀英忙道:“别这样说,时间不早了,我们睡吧,”

早上,胡秀英每天都五点起床,做早饭,扫地,收拾乱七八糟的东西,等她忙好了才叫大家起床洗脸吃饭。

一家人坐一张大棹子边吃早饭边聊天起来:“大哥,明天就要上学了,今天是放假最后一天了,你带出去玩玩好吗?”三女儿小彩娇声道。

“我也去!”小儿了小雷忙叫道。

李小刚笑了笑:“好呀,我带你们出去好好玩下,不过你们出去都听话哦。”

“好啊,好啊,二哥你也去啊?”小志对坐一边的小雷道。

“我不去了,你们去玩好了,有什么好玩的”小雷不原意的说。

四个子女中只有小雷最不爱说话,他平时总是一声不响的,好象每天都心事重重的样子,“不去就不去,我们去玩。”小志对小雷做了鬼伸了伸舌头。

胡秀英一见儿女这样子开心,内心不觉也是很高兴,突然想起明天他们的学费,心一下子沉了下来,今天到什么地方去借呢,能借的都借了,再一见儿女这样子开心,内心想着怎么也要借到鳙他们好好上学。

吃完了饭,棹子由老太太收拾。

胡秀英骑自行车上班了,她家是在郊区,离市内纸盒厂有半个种头的路途。

这个私营纸盒厂不大,只有十几个工人,胡秀英的车间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她,另一个是外地招聘的一个叫虎仔还只18的小男孩儿,因为虎仔家穷,上不了学,只好出去打工。

胡秀英每天与这个小男孩在一个房间订纸盒,她很是佩服这个虎仔,小小年纪就离开父母到外地打工,也是不容易的,所以她很是招顾他的。

胡秀英一进入房间,只听虎仔忙叫道:“你来了,大姐,”

胡秀英白了他一眼说:“叫你不要叫我大姐,你就是不听,我儿子都比你大,你叫我大婶才对啊。”

“不,可你看上去一点也不老啊,我就叫你大姐,”虎仔笑道。

“我都是老太婆了,还不老啊,”每个女人都喜欢别人说她年轻,秀英也一样,所以脸一红。

“你哪象老太婆啊,你看上去很年轻啊,我以后取老婆就取你这样漂亮的,”

虎仔笑道。

“去,去,你和我都开玩笑啊,”秀英不觉的脸一红。突然想起借钱的事,不觉脸一沉,闷闷不乐起来。

虎仔一看,忙问道:“怎么了大姐,”

秀英唉了口气:“没什么。”

“不对,你一定有事吧,你平时不是这样的啊。”虎仔看出来她一定有事,胡秀英看他问下去,无奈的把家中的困境说给他听了。

虎仔一听,也急了:“这可怎么办啊?”

胡秀英无奈的摇了摇头,沉意着……

虎仔突然说道:“哪你去问厂长啊?”

“厂长可小气了,你不是不知道?”秀英道。

“哪也得去使一下啊,不使怎么知道啊,上学要紧啊。”虎仔急道。

秀英想想也对:“好吧,只好使下了。”

一个60多岁的老头子坐在办工棹后,这个老头长的身材短小,头发掉了也没条了,一脸的狭相,他一见秀英进来,忙道:“有事吗?秀英。”

这个老头厂长早已打胡秀英的注意了,见她生的风韵存在,一张白皙的粉脸,丰满的身材,可就是没机会下手得到她。

胡秀英吞吞吐吐的说。“厂长,我……我……”

“什么事你快说呀。”老头子忙说。

“我想问你借1000块钱好吗?下个工资你扣好了”她终于开口说。

“哦,这么多啊,干什么用啊?”厂长边说边一双眼看珠紧紧盯住她全身打转。内心得意啊,机会终于来了。

胡秀英最怕老头子的眼神,平时在厂房内也经常用这种看她的,看的她浑身不自在,不觉低下了头,轻声道:“我子女的学费。”

“好啊,小孩子上学现在是最要紧了,没钱怎么行呢,”老头忙道。

想不到这次厂长这么痛快就答应了,秀英内心一乐当下喜道:“谢谢厂长,”

“先别谢,不过我有条件的,”厂长说罢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盯在胡秀英哪高高隆起的前胸上。

胡秀英一见他这个样子,内心想不对经了,低声问:“什么条件啊?”

“陪我睡一次好吗?”厂长开门见山的说。

胡秀英一听,羞的脸一红,骂道:“无耻”转身就往门口走,正想伸手开门。

“1000块不要了?”厂长忙叫道。

胡秀英一听1000块,不觉愣住了,这1000块对她太重要了啊,有关子女的前程啊,不知不觉呆在哪不动了。

老头厂长忙来到她的身后,低声说:“你又不是处女,只要你闭一下眼睛,松一下裤带就有1000块了,只要你同意,这1000块我下个月也不扣你工资,给你好了。”

胡秀英急道:“我可是有家庭有老公有子女的啊,以后怎么见人呢?”不过她内心倒是有点动心了,厂长说的也对啊,只要闭一下眼睛,松一下裤带就有1000块了,再说还不扣工资,老头见她有点忧郁,想想一定有戏,忙火上加油的说:“这有什么关系,我连你老公也不认识,只要你不要跟别人说,不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吗?”

为了子女的学费,胡秀英咬了一下牙,下定决心道:“我答应你,不过只这一次,你可不要对别人说哦,”

厂长一听大喜,这个老头激动的连口水也流了出了,日想夜想的这个胡秀英终于同意了,忙道:“这就聪明了嘛,”边说边反手一下子抱住她,“别……别……”秀英自然的挣扎着。

“都同意了你还挣扎干嘛呀?来,我帮你把衣服脱了。”老说着就要动手解除她的衣服。

秀英羞的满脸全红,忙挣开了他的怀抱:“我自已脱,”

“好,好,”他放开了她,站一边看着她脱衣服。内心激动的连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双目紧紧盯说她,呼吸急促起来……

胡秀为了子女的前程,无奈的慢慢伸手一个一个的解开胸前的扭扣,一个,二个……

随着的一个个扭扣解开,一点点雪白的肌肤慢慢露了出来……

一件白色上衣脱了下来,只乘一个白色的乳罩,洁白光滑的肌肤露了出来,她虽已45岁,但皮肤还象30多岁的少妇一样细嫩光滑,这时的胡秀英羞的满脸通红,她除了老公外,今天是第一次在别的男人面前脱衣服,怎么叫她不羞呢白色乳罩两条乳带紧紧的扣在她雪白光滑的背上,大大乳房让乳罩有一大半罩不住,深深乳勾迷人极了,“好白,好美啊”看的老头直流口水,胡秀英一狠心脱下了裙子,一双修长雪白光滑的丰满大腿露了出来,这一双大腿和小腿是多么的迷人,看的老头眼珠都快要掉出来了,多么诱人的一双大腿啊。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xt/22352.html